不伟大的川普,伟大的民主

昨天,川普(又译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我的微博和微信都被最新的选情和政治分析刷屏。有人说,中国人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全民参政议政。但是,我发现有一种言论逐渐冒出来了,说美国的民主不过如此,喧哗吵闹,选出了川普这种货色,还不如我们国家社会主义优越性呢。看到这种说法,我忍不住要写几句。

对于中国人有这种言论,正如网络段子的形容,太监根本没资格批评别人过性生活,甚至还批评别人姿势不正确。简直太可笑了。不管你多么厌恶川普的私德和个性,多么不信任他能当个好总统,但他毕竟是经过成熟而严格的民主制度,在得不到多少媒体、政客、财团支持的情况下,被美国人民用一张张选票从20多位候选人里面选出来的,其中还包括了众多的少数族裔和女性选票。他的当选,既有合法性,也有合理性,体现了民心向背,理应得到尊重。

昨天希拉里、桑德斯和奥巴马等民主党人对选举结果表了态,尊重人民的选择,颇见民主风度。他们昨晚一定懊恼和失望得不行不行的,但最后希拉里还是要对全国人民说,“给川普一个领导国家的机会”。最左派的桑德斯也说了要“准备跟川普共事”。奥巴马说的更多,表示要为川普的胜利欢呼,还立刻邀请对方第二天来白宫做客,共商国是。共和党更不必提了,党内大佬保罗瑞恩很快就表态,会协助川普团结共和党人。他们的理性态度与思想水平,远远胜过那些上街游行、不满选举结果、诉诸暴力的左派青年们。


(红色代表川普获胜地区,蓝色代表希拉里,选票地图说明了一切)

进入20世纪,全世界几乎没有正常人敢说民主不好。丘吉尔说过一句名言:“民主是一种最差的制度,除去其他人类不断尝试过的各种制度以外”。现在,哪怕是最极端的朝鲜,都要在国号里面加上民主二字。中国也早在孙中山的革命就高举着民主大旗,后来一棒接一棒,传到现在,变成宪法中的社会主义民主制度。

民主制度经过上百年的建设与改革,终于成为了人类对现代文明的共识之一。现在中国居然还有这么多叫喊民主不好的人,他们的思维简直不可思议。难道民主不应该在1894年中日甲午战争之后就被中国人普遍接受和认可吗?这群一边享受着现代文明,大脑却还停留在上上个世纪的中国人,真应该好好反省一下自己如何从小被洗脑教育毒害。

当然,民主也分种类和程度的不同,不论是美国这种直接选举,还是加拿大的间接选举,抑或是新加坡式民主选举,都在不断的发展之中,而孰优孰劣,属于学术上的讨论,关键在于跟这个国家发展进程的适合与匹配程度。

比如,英国政治学家David Held的著作《民主的模式》(Models of Democracy)自1988年首次出版至今,再版了很多次,作者自己都说,世界在变迁,政治传统里的元素不断叠加和转移,人们看问题的方式和角度也在变化之中,这本书恐怕永远也改不完。

但不论是哪种民主制度,至少都会保证任何人有权力自由的选择自己的代表,在公共事务中代表他的利益,并对选民负责。体现不出这一点,这个国家就一定是徒有虚名的假民主,不管代表的称谓是议员、立法委员,还是人大代表。

正如胡适先生所言,民主是一种生活方式而已,应该融入血液,深入骨髓。例如在加拿大,有困难找议员是加拿大人的普遍认知。每一个国会议员除了在首都渥太华的办公室,还都要有自己所在城市的选区办公室来接待选民。这些办公室往往租用路边建筑,有的是办公楼,有的是商场,就像是国内的街边底商,醒目的标语贴满玻璃,或者大大的横幅挂在门上,标注着议员的姓名、选区、电话、个人网站等公开资料。在当地的媒体上,议员们也乐于接受采访,讲述自己的从政经历、个人爱好,以及会为选民们谋求什么样的政策红利。

(多伦多某议员办公室门口展板)

多年前,我曾经去过多伦多的士嘉堡爱静阁地区议员詹嘉礼(Jim Karygiannis)的办公室。特别在此强调一点,在加拿大的多伦多、温哥华等大城市华人人口聚集的地区,华人选票颇受重视,议员往往都会有自己的中文名字、中文网站,甚至会讲普通话和广东话的私人助理。

当我走进詹嘉礼的办公室,见到墙上挂着中国水墨画,桌上摆着马踏飞燕等雕塑艺术品,到处是中华传统文化的味道。我不知道这位出生在希腊的加拿大议员是为讨好华人选民,还是真的喜欢中国文化,但至少让我有了宾至如归的感觉。他当时不在办公室,一位助理接待了我,在听完我的话后,详细的告诉了我他们会如何提供帮助。

  (加拿大中学生参观议员办公室,属于课外学习活动的一部分)

加拿大议员最主要的工作有三项,代表选民利益、制定法律、监督政府。无论是工作问题、法律问题、身份问题、公共问题,哪怕是抱怨家门口的马路不平,只要跟政府政策和行为相关,任何一位选民都可以找议员抱怨、求助、表达自己对政策的看法。

你不可能不知道你的议员是谁,因为在选举时,你会看到选区内大街小巷的竞选广告,选举后在报刊媒体上也会了解选举情况。如果完全不关注选举,那么只需要在一个网站上输入你家地址的邮编,当地选区的议员全部资料就立刻显示出来了。

去年加拿大再次选举,我也搬了家。搬家后因为有事咨询,又需要找国会议员,一查发现,我所在的地区这回可牛大了。我所在的选区,新当选议员是一位女士,同时被新任命为联邦卫生部长。由于选区的重新划分,我们选区原来的议员,也当选了临近选区的议员,被政府任命为联邦移民部长。再加上这个省的贸易部长也是临近选区的一位华人议员,等于我所居住的这片地区有三个政府高官担任议员,随时聆听我的诉求。

这样的好处是,当你有任何困难去办公室找议员,你会发现你直接对话政府部长本人或他的私人助理,问题将有机会得到更快更好的解决。我还听说过,曾经有一位加拿大华人去议员办公室求助,万万没想到接待他的居然是当时的加拿大总理哈珀。原来,他所居住的地区议员正是总理本人。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正在展示他的瑜伽动作)

作为一个普通老百姓,你随时可以走入议员、部长或总理办公室,跟他或他的助理求助、抱怨、提出要求,他们会认真聆听着、记录着你的讲述,这是一种怎样的感受?不论具体问题是否能百分百都解决,但至少带给人们无形中的安全感和依靠感。可怜的中国人永远都不会明白。

最近,中国的人大换届选举又要召开了,北京各地都能见到关于选举的标语。我在想,贴多少标语都是面子工程,什么时候走在北京、上海街头的中国人,基本都能叫得出自己居住选区人大代表的姓名和主要政见,我们才能说我们的祖国终于有了一点进步。

昨天在Youtube上观看美国大选时,看到一个视频播放前的公益广告,记得好像是关于税收,号召观众打电话给自家选区的参议员,告诉他你想减税多少。参议员在国会代表你们的利益,会提出这样的提案。这样的广告,很难想象会在中国的电视上出现。

中国人受中华传统文化和思想的影响,对公共事务漠不关心、胆小怕事,自古以来就恐惧跟官府打交道。但在近些年,移民海外的华人华侨愈发的积极活跃,参政议政的人数也越来越多。虽然他们有的不再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但作为在海外生活的中国人、Chinese,他们在异国他乡畅快的实现着自己的民主权利,也体现了跨越种族国界、最真实的民主精神。看到他们,谁还敢说中国人就不配享受民主的现代生活方式?

 

2016年11月10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