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中国盛产伪君子

据最新报道,6月2日北京网络文化协会、市文化执法总队上报了第一批违规主播黑名单,共涉及9家北京市网络直播平台和40名主播。“有关负责人表示,北京市各网络直播平台将对名单中的主播永久封禁。”这一举措,是由前不久央视报道所引发的。

三个多月前,央视播出《揭秘低俗直播:包装性感主播哄网友烧钱》的新闻节目,自称“揭露了网络游戏直播中出现的种种低俗现象”。在我看来,如果这种抗议出自女权主义者,还算正常现象。但这个批判角色由央视来当,就显得太可笑了。每天都在歌功颂德、粉饰太平、制造假象、愚弄百姓的央视,现在却摇身一变,装成了道德的卫道士。这让我想起易中天在《帝国的终结》一书里写的,一个社会如果起劲的标榜和鼓吹道德,这个社会一定出了问题。

网络主播是否低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道德标准和看法,但是谁也没有资格去强制取缔一切不符合自己标准的内容,剥夺他人的自由和权力。一个成年人在自己家里穿着暴露,给一些人欣赏,满足一下他们内心的空虚,还能获得不菲的收入,这是他们的权利和自由,更是响应“全民创业,万众创新”的号召,促进消费,拉动内需。央视的记者或所谓文化协会的人觉得低俗,可以不去注册这个网站,又没有人强迫你去看。

历来道德卫道士的智商只够一味地鼓吹朴素的泛道德论,把当今世界还当成是简单的氏族社会。他们不愿意谈的是更深层次的现代工商业社会的现实,涉及到经济学、人口学、生物学、心理学等专业问题。

一些隐含性暗示的网络直播为什么火?因为性需求。中国社会上的男女比例严重失调,找不到老婆的3000万男性,包括上千万进城的农民工、打工仔,你让他们如何去解决长期压抑的生理与心理需求?今天当局毁了东莞,端了按摩店,关了黄色网站,删了电影镜头,抓了薛蛮子、黄海波,现在又要批判和关停网络主播节目,难道非要逼这些社会底层的壮年男子去街上侵害无辜少女?央视的主张将大大增加社会不稳定的隐患,破坏我们的和谐社会。整天高喊“供给侧改革”的人们,请动动你们的脑子,思考一下“需求端”的情况!

我们的近邻印度已经展示了无法解决男女比例失衡问题的后果。印度男性数量比女性多了4000万,比中国更严重。在过去40年间,印度的强奸案激增了875%。在这种状况下,再把落后的传统道德观念带入现代社会,将导致严重的变态犯罪,不仅无益于问题的解决,还会把问题恶化。

在印度,性侵害几乎与家常便饭一样,近几年的恶性轮奸致死案频发。如果一名女性谈及被侵犯的经历,人们的第一反应是去质疑和攻击她自身的道德。他们认为被侵犯对女人一生来说,都是可耻的阴影。大部分女孩只能选择忍气吞声,甚至不堪压力自杀身亡。

印度执政党议员就表示,过了夜里12点强奸就不算犯罪。2013年,印度政府和国会否决了把婚内强奸列为刑事犯罪,称这会“削弱家庭传统价值”(weaken traditional family values)。就是因为这种所谓的传统价值,犯罪者越来越多,也越来越肆无忌惮。

央视的领导也是人,一边跟老婆和二奶经常做着更低俗的事,一边却大摇大摆指责他人穿低胸装低俗,叫喊着封杀。笔者认为,这种伪善的行为并不是一日形成的。中国自古就盛产伪君子,自称世界第二,没有国家敢说第一。印度算老几?伪君子已经化成千年以来一种特有的中国文化,直到今日弥漫在整个社会。

简单来说,西方商业文明讲究诚信,毕竟整个国家靠做生意发家致富。中国不同,一直由农业文明主宰,守着一亩三分田,不需要与外人往来,没有诚信的概念和要求。帝制时代的农民身上有着沉重的枷锁,有志之士发奋图强,当官进爵,有了权力就有了一切。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他努力了这么多年,不就是等待所有人向他磕头的这一天吗?在集权体制下,他们当上成功人士后,必定会对上面卑躬屈膝、巧言令色,对下面衣冠禽兽、竭泽而渔。就算一上来表现得刚正不阿,时间久了也不得不同流合污,最后被双规。反贪最坚决的明太祖都无奈地感叹道:“善能终是者寡,身家诛戮者多”。同时,权贵阶层看透了中国“外儒内法”的皇权本质,他们需要一套愚民说教,变成了说一套做一套的伪君子文化。

伪君子文化,体现在古代,一边是贞洁牌坊,一边是烟花柳巷;一边是披麻戴孝,一边是诛杀九族;体现在当代,一边是八荣八耻,一边是情妇举报贪官;一边是央视批判低俗,一边是美美晒着包包,思聪泡着嫩模,富商包着二奶,男人羡慕陈老师,全民膜拜苍井空。

在央视的新闻采访里,一位网络直播从业者说,他们会有自己的标准,“不能太过”,央视记者无言以对。我在想,由谁来定义主播哪里可以露,哪里不能露?如果央视有权力定义露哪个部位低俗,露哪部分不低俗,那么应该开个全球新闻发布会,昭告天下,这绝对是中国第五大发明。

中国的法律条文往往模糊不清,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64条第1款的《传播淫秽物品罪》,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提到淫秽的定义。再对比发达国家的法律条文,哪怕是台湾的法律,都比大陆更加成熟完善细致。法律的模凌两可,乃故意为之,因为这样就给了执政的权力部门更大的操作空间,为所欲为。

例如官方说主播节目里面女人穿比基尼给男人看就是低俗,那么是不是应该把全世界的度假海滩都关闭了,更别提那些“不知羞耻”的裸体浴场?难道中国要向塔利班同志学习,命令所有女人带上面纱,把脸蒙住,胳膊大腿不能暴露,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把中国打造成世界最不低俗国家第一名?

其实,在1949年改朝换代后,中国全面取缔了娼妓行业,试图打造干净纯洁的共产主义社会。尤其到了文革时期,革命思潮达到顶峰,许多人认为那时候虽然穷,但是治安好。先不提红卫兵如何抄家、如何迫害知识分子,仅是恶性强奸案,就多得不得了。

举例而言。在70年代的北京,强奸犯李宝城一个人就在朝阳、通州、顺义等地作案380起。另据统计,1973年7月,云南兵团有286名干部调戏奸污女知青,受害者达430人。1968年至1973年五年间,辽宁发生了摧残知青和奸污女知青案件3400多起,四川发生了3296起。河北在1972年一年内发生奸污案119起。这些都是官方数据,不为人知的事件数量恐怕远多于此。

再例如,公安部退休干部晏乐斌在《炎黄春秋》发表的《我参与处理广西文革遗留问题》里回忆,文革时期,“广西不仅死人多,而且杀人手段之残忍、狠毒,骇人听闻。有砍头、棒打、活埋、石砸、水淹、开水浇灌、集体屠杀、剖腹、挖心、掏肝、割生殖器、零刀剐、炸药炸、轮奸后捅死、绑在铁轨上让火车压死等等,无所不用其极。”到今天如果谁还在为那个时代叫好,就真的是畜生不如。

改革开放后的中国,繁荣“娼”盛、“妓”往开来。东莞被扫黄后,人民群众说出了自己的心声:“央视无情、人间有爱。众志成城、东莞不哭”。娼妓行业从政治家管仲开始,已有上千年历史。《战国策》记载:“管子之治齐,为女闾七百,征其夜合之资以佐军国“。这个行业存在千年必然有它存在的道理,不是说禁就禁,不带一点儿后果。全世界禁娼的国家有不少,没有一个国家真正成功,至今依旧遍地都是,可能除了朝鲜。

孔子说:“吾未见好德如好色者也”。孟子也说:“食、色,性也”。他们至少都承认,好色是人的本性。现在除非给上千万没有性伴侣的人,提供其他有效满足其需求的渠道,以及健康的性教育和完善的法律教育,否则禁娼、禁AV对这些人来说,无异于违背人性、违背科学的禁欲,最终给社会安定带来隐患。

当然,中国现在强奸犯罪率还不突出,只因为扫黄只是装模作样,大家都知道“色情”存在的必要,也知道扫黄根本无效。全球最廉洁高效的新加坡政府,都对该国的娼妓行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证明他们果然很务实。

中国是否应该将这个行业合法化或非罪化,这是法律上的辩论议题,不是本文讨论重点。我只想说,我们自己应该扪心自问,是否能够少带一些假面,多做一点真我;是否能放下道德枷锁,用更深入专业的角度去理解社会现实。

历史证明,只有正视和尊重人性,以开放、理性、科学的态度,才能认真的解决问题,而不是动不动就“泛道德主义”,一棒子打死,忽视了客观现实,蒙蔽了双眼,大脑也变得懒惰不去思考更深一个层次。

如果不改变印度歧视女性的传统价值观和思维方式,大多数人还继续认定被性侵犯的女生是因为轻浮、穿着暴露,活该被强奸,被强奸了永远活在肮脏和羞耻之中,那么这个严重的社会问题就永远无法得到有效解决。如果中国向着这条伪君子之道一条路走到黑,印度的今天也许就是中国的明天。

到那时,中国社会模糊了严格的法律界限,个人的自由和权利失去保障,所有人在灰色地带游走,说一套做一套,不分善恶与是非,社会问题无法解决,社会矛盾愈发尖锐,谁的颜值高、财富多、权力大、靠山强,谁就能享尽一切、为所欲为,并占领道德制高点,帽子乱扣一通,令更多的人走投无路。这样的社会是我们不想看到的,似乎却是我们正在经历的,既可怜又可悲。

 

2016年6月5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