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爱国的正确姿势

前几天,一群中国的年轻人拍了一段自认为很有创意的视频,名为“南海仲裁?Who cares!(谁在乎)”,在网上被大量转发点赞。在视频里,他们表演弹吉他、吃鸡腿、写作业,表示出对仲裁结果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我想请问他们:既然你们都不在乎,那制作视频干什么?而且还一定要用英文,生怕老外看不懂,嘴上说着Who cares,很明显说明You care啊!你们这么care,还装成完全不care,在外人看来都是一副副中国爱国青年虚伪的面孔。

我在“公子犯堂”的上一篇《仲裁跟你有半毛钱关系?》的文末问了一句:“你真的知道如何爱国吗?”任何国家其实都一样,从小被洗脑的愚民口中的爱国,跟接受过自由教育的公民口中的爱国,往往是两种东西。对于这次南海仲裁案,最让我诧异的是,今天的中国青年理应是具有国际化视野、受过高等通识教育、有自由成熟思想、明辨是非能力的年轻一代。可我没想到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人,仍然毫无基础政治概念、毫无历史常识、毫无批判性思维、毫无理性和逻辑分析能力。

首先,空喊爱国本来就毫无成本、毫无意义、只能证明自己内心的无能。这种事情谁都能做,我能保证比他们能做得更激动,更义愤填膺。可是嘴皮子上逞英雄,又能改变了什么?涂抹飞溅难道就能让中国的劳苦大众富裕起来?就能解决南海领土争端?就能让中国在国际上更受尊重?都不能,甚至起到相反的作用。这种行为像撒娇的儿童一样,显得无比幼稚。他们一边叫喊着要打扁菲律宾,一边说仲裁只是张废纸,不必在乎。傻子都看得出,如果他们真的认为那是一张废纸,就不会是现在这种反应了。

记得王小波说过:“人的一切痛苦,本质上都是对自己的无能的愤怒。”这句话用在“爱国贼”身上,非常贴切。他们由于对国际关系的无知、对中国不敢夺回被占领土的无奈、对发达国家不认可中国的无助、对国家政策制定的无能为力,产生出一颗敏感易怒的玻璃心。我们都知道,越是自卑弱小的人,越是要表现出“我很牛”的样子。同理,越是在没有自信的国家,他们的民众越会表现出“我是流氓我怕谁”的架势。

有人可能好奇,为什么一谈到爱国的感情问题,他们的平均智商就会急速下降?法国社会学家古斯塔夫·勒庞(Gustave Le Bon)对这一现象分析得很透彻。他认为在集体思维中,民众变得盲从和情绪化,依赖信仰与权威,个人的智力和个性都变成了无意识的性格特点这就解释了他们为什么会抛弃客观理性,既不讲黑白道理也不讲是非曲折,只任凭偏见的思想、扭曲的心态和愤怒的爱国情绪来控制自己。

在五四时期,爱国青年上街还有被流弹所伤的风险,而今天这些人都躲在键盘后面骂美国菲律宾,私下又偷偷摸摸跑到美领馆排队。所以请你记住,越是那些宣扬自己多么爱国的人,越有可能是假货、是伪君子。我只相信当爱国的成本上升到一定程度,真的爱国者才会脱颖而出。正如朝鲜民族英雄安重根,他从来没有扯着嗓门喊自己多么爱国,而是直接走过去毙了日本首相伊藤博文。

其次,即便是真的爱国者,他们的爱国方式也可能很有问题。当豆腐渣工程害死多少无辜学生,没见他们这么激动;当毒奶粉害死多少可怜婴儿,没见他们这么激动;当多少家庭被强拆害得家破人亡,没见他们这么激动;当多少窦娥冤案还在不停上演,也没见他们这么激动。现在只是作用相当的“一张废纸”的所谓仲裁,这些人就突然爱国起来了,突然激动起来了。我想请问,你们爱的是哪门子的国?

对于这个问题,在中国出生的英国人、去年过世的本尼迪克特·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在其重量级学术著作《想象的共同体:民族主义的起源与散布》中给了我们答案。爱国是民族主义使然,而所谓民族本身只是由某些意象和经验组成的虚幻名词。比如,作为中国人你不可能亲自认识和遇到近14亿每一个中国人,所以难以定义你所谓爱国的“国”到底是什么。你可以爱中餐、爱京剧、爱明清的家具、爱北京的故宫、爱你的父母,但这跟中国都是不一样的概念。如果你说爱五星红旗、爱毛主席、爱中华人民共和国,那也不过中国历史上不断出现的不同的政权之一而已。如果你去质问李白、岳飞、康熙: “你们是不是中国人?!”,他们恐怕也会一头雾水的予以否认。

我始终认为,国家是由个人、土地、相同的文化所组成的。爱国,其实就是爱我们身边的同胞、爱我们生活的环境,仅此而已,而不是爱一个虚幻的、想象出来的名词。所谓保卫国家,目的也是保卫我们每个人的个人权利不受侵犯,保卫我们的文化能够传承。因此,无论是对外部侵略者还是对内部剥削者,无论是对外侮还是对内毁,我们的宗旨和衡量标准都应该是一致的。可悲的是,当你通读中国历史,你会看到中国人对自己同胞的欺凌和残害程度,远远大于外族的入侵。

所以我坚信,在这个国家生活的人,对同胞真诚和友善,对弱者同情和怜悯,对不公反对和抗争,对人权争取和声张,对环境维护和关爱,才是最理性的爱国方式。可我们大家扪心自问,有多少人已经做到了呢?

对于这些真正的爱国行为,有很多都是生活中点点滴滴的细节,例如不收贿赂、不乱扔垃圾、不在公共场所吸烟、不随意插队等等。还有的爱国行为或多或少需要付出代价,无论是金钱、汗水、甚至监牢,但都不妨碍真正的爱国者们前赴后继。从甘地、曼德拉,到昂山素姬,他们因爱国而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被认定是不守规矩的另类分子,受到愚民的误解和舆论的鞭笞,甚至被投入了监牢多年,但最终都会以伟大的爱国者之名永垂青史。

最后我想说,权力掌握在少数人手上,真理也掌握在少数人手上。虽然掌权的人并没有越来越多,但万幸的是,掌握真理的人似乎在增加。我看到在权力范围之外的一些人,尤其是部分中产白领、商界精英和高级知识分子,已经开始在爱国这个容易冲动和感性的敏感问题上变得更加理性平和,而不是一味的喊叫“寸土必争”了。他们了解南海的现状,懂得国际关系的微妙,并冷静地分析政策得失,判断参与仲裁的利与弊,讨论仲裁结果可能会产生的影响。

他们的智慧和见识令他们不会轻易的被任何外交辞令冲昏头脑,而是坚定自己的立场、保持自己的淡定。毕竟,民族主义是基于想象构建出来的,当这个国家不再是封闭的牢笼,人们可以自由进出,用脚投票,移民他国或移居进来,再加上掌握了多门语言和吸收了不同的文化,根本无法再将人们联结到对一个共同体的想象之中,那么所谓的民族主义便会淡化,理性的情感便会战胜感性的情绪。

也就是说,当我们的知识更广、视野更宽、思想和行动更自由,不再受到权力、想象、地域、语言、教育的束缚,跳出了那个框框,自然看问题更加客观,爱国也更加理性。同时,这样的人也更容易被社会中鼠目寸光的愚民认为是不爱国,甚至骂成“汉奸、走狗、卖国贼”。可那又怎么样呢?也许这也是爱国的代价吧!

 

2016年7月15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