阻碍中国经济的三座大山

时隔几个月,再次提笔谈论中国经济问题,内心有些沉重。这个公众号最初几篇文字都是讲宏观经济的,在国内某些论坛上累计点击超过10万,得到不少人支持,同时也被扣上了“唱衰中国”的帽子。其实我哪有本事唱衰,要不然怎么还在这里苦哈哈的写公众号?

作为中国经济的关注者,往只想说出个人的浅显看法而已。在你生活的这个国度,全球财经权威《华尔街日报》、《经济学人》、《彭博社》悉数被封杀,这时候你是选择相信《新闻联播》,还是选择相信我们“公子犯堂”,悉听尊便。

今天,G20开幕了,我们又再次迎接万国来朝,好不骄傲自豪。杭州是本届G20的主办地,但并不代表各国领导人是冲着中国来的,更不代表他们的到来能够有效解决中国经济的深层矛盾。正所谓:“成不成功看安保,精不精彩看宣传”。来访的大多数国家都听说中国人傻钱多,看到“一带一路”战略到处“撒币”,也想来套点近乎捞点金,再鼓动中国人消费,加快中国的资金外流,最大获利者只有马云。

在G20开幕前的8月18日,英国《金融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题为《中国经济唱衰论有些言过其实》。作者以大连银行的改革作为成功案例,认为外界对中国经济的“悲观情绪或许过头了”。这篇文章的标题虽然有吸引眼球的功效,但从内容还是能看出作者的悲观情绪。她的意思是在坏账积累和政策风险的黑暗底下,也许还有那么一点光亮。光亮会不会放大,她也不知道。

当然,我们都不知道。我们不是先知,无法预测未来。但根据目前的经济状况和当局对策来分析,我对经济长期表现保持强烈的悲观态度,原因有三。

第一、企业和银行坏账不断增加,债务风险持续升级。

中国债务风险是最危险的,就像古希腊传说中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将把中国的经济发展拖入深渊。换句话说,一个人欠的钱越多,破产的风险就越大。如果不降低债务水平,中国的未来没有出路。

我们看到,这两年地方债务不断上升,已经超过GDP的250%,而且没有任何减缓迹象(见下图)。所谓的“债转股”、影子银行、高储蓄率都是自欺欺人的行为和说法,真正能解决债务问题的办法只有大幅减缓信贷增长,减缓GDP增长,迅速推进更彻底的供给侧改革,真正的去杠杆、去产能,进行经济结构大转型,逐步完成社会财富从国家到民间的转移,释放民间活力,从知识分子批评的“国进民退”,转变为成功勇斗小三的郎教授挂在嘴边的四个字——藏富于民。

不过,因为国有垄断企业和政坛既得利益的阻挠,我们的愿望很有可能会落空。普林斯顿大学出版的《设计缺陷:银行业危机和信贷稀缺的政治起源》(Fragile by Design: The Political Origins of Banking Crises and Scarce Credit) 一书中,作者有一句意味深长的话:“一个国家的银行体系并不是人为选择的,而是根据政治权力分配的机构之契合度获得的。”这句话不太容易翻译,但含义不难理解,为了避免被删帖,我不想对此展开讨论。

总之,中国的债务水平不断攀升,累积巨大的违约风险,虽然没有红线一说,但以目前的速度持续下去的话,不出数年,必然会带来灾难。最近几个月,信贷和M2增速有所放缓,似乎是一个好兆头,但能否刹得住向悬崖疾驰的列车,仍然难说。

第二、央行放水、人民币贬值和美国加息,资金外流压力加大。

目前应对经济衰退的办法就是不停的印钞,货币投放量达到了空前规模(见下图)。疯狂印钞的作用是保证资金流动,确保GDP增长率和就业率,但是负面影响也很明显,人民币贬值空前严重,离岸人民币对美元汇率一度跌破6.7。增发的货币仍然流入国企央企、流入房地产,只起到拖延死亡的作用,对结构性改革没有任何帮助。

央行放水,表面上太平盛世,实际上暗潮涌动。人民币贬值加快了富裕阶层的移民潮和资金外逃,美国金融大鳄对人民币的做空和美联储未来的加息,都会火上浇油,前景堪忧。虽然中国通过各种手段控制资金外流,但是控制得住的仍然是杯水车薪。

第三、制造业压力未减,供给侧改革阻力大,无法取得实质性突破。

去杠杆和去产能的方向是正确的,也起到了一点作用,但是可惜步伐太小,力度太弱,而且方法和角度也存在问题。我们本来期待的是将大部分国企、央企市场化运作,优胜略汰,开放竞争机制,让全国人民能够利益均沾,这样才能藏富于民,促进消费,拉动就业,实现创新,升级产业,完成经济结构大转型。

可是我们却发现,许多企业不仅尾大不掉,而且通过行政命令下的收购、重组,演变成更容易被当局掌控的庞大垄断型企业,并没有变得更有效率,民间占GDP比重也没有因此而增加。为了去杠杆,还找错了对象,变相提高了民间企业的融资成本。这些做法都严重打击了由投资驱动向消费驱动的经济结构转型。

你可能会说,新闻报道8月最新数据显示,官方制造业PMI为50.4%,重返枯荣线上方,创2014年11月份以来新高。可是官方数据所含的水份,业内人士表面上给面子不说,但其实都心知肚明。与官方差别很大的汇丰制造业数据,去年突然宣布停止公布,背后的真实原因不足为外人道也。

经济学家许小年也不轻信官方数据,他在八月初的一次演讲中说:“虽然统计出来今年一季度、二季度的GDP全是7%,但电力的指标、运输货运量的增长率、企业的层面等各方面的情况都很清楚地告诉我们,经济正在滑入衰退。”

其实,谁都希望中国经济越来越好,可是当你理性分析了上述几大问题,亲身体验了生意难做、工作难找、升职加薪比以前更难实现,你会发现中国经济已经陷入了危机之中。

虽然我不认为会出现一朝一夕的崩溃,但如果以上几项难题得不到有效处理,所谓大刀阔斧的供给侧改革只停留在纸面上,那么中国经济将不可避免的迎来漫长无尽的苦日子。

2016年9月4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