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安新区是千年大计还是千年大话?

“清风吹拂,碧波荡漾。春天的白洋淀,到处是生机勃发的景象。燕赵大地上,又一个春天的故事正在拉开帷幕。”这是《人民日报》关于建设河北雄安新区的文章开头语,非常有《日人民报》的特点,肉麻恶心、一如既往。

在上一个春天的故事里,邓爷爷在中国的南海滨画了一个圈,深圳特区成为中国向资本主义世界开放的一个标志。今天,某大大在中国的黄土地上也画了一个圈,期望也像改革开放总设计师邓爷爷一样名留千古。你问我这是照猫画虎还是东施效颦,我要怎么回答呢?

知乎上关于雄安新区”的内容已经被和谐了,一些理性讨论的公众号文章也一律被删。看来我们要贯彻不许妄议中央的最高指示,只能叫好和欢呼,不能有任何质疑。

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所谓的雄安新区能变成什么德行。曾几何时,内蒙古设立了鄂尔多斯市,迅速成为中国发展最快的城市,GDP增速连续9年全国第一,人均GDP超过北京、上海和香港。再看看今天的鄂尔多斯,这个曾经全国最富有的城市,已经快沦为上帝都会遗弃的鬼城,谁还会把鄂尔多斯模式,或者当年吹上天的曹妃甸模式当成中国的未来?

河北的致命雾霾弥漫,只会比北京更严重,而且位于雄安的白洋淀水质为劣Ⅴ类,同样属于重度污染。在穷山恶水的黄土地上搞最前沿的高科技创新,某些人的脑洞确实不小。

当然,我完全理解当局的良苦用心,只不过我公子沈对此不抱任何希望。中国的权力结构决定了经济与政治的特殊依附关系,除非中南海也一起跟着走,正式迁都雄安,否则首都还是首都,雄安还是雄安,“疏解非首都功能”本身就是矛盾的说法。即使一些党政机关、央企国企、高科技企业会被上级命令搬到雄安,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我断言当地GDP的产生主要还是会靠基建投资和房地产投资两大块,很难有更大的作为。

当然,我也不是没有看到好的一面。

第一,北京的压力会有一定程度的疏解。北京“城六区”常住人口这两年已经开始负增长,说明把低层次的人口成功地疏散出了北京。雄安新区的出现,会令那些打算逃离北上广的年轻人重新看到希望。虽然他们的希望终究会变为失望,转瞬即逝的希望总比没有希望好。

第二,京津冀的房地产市场会被带动起来,买房的人大赚特赚的机会又来了。

目前雄安三县的房产过户已经被全部冻结,但未来迟早有机会。雄安如果能国家层面的主导下逐步发展起来,一定是靠民营企业,靠市场经济的力量,绝不是现在我们看到的各种政策管制和行政命令。我们应该盯紧未来的地产项目,不盲目出手,但是该出手时就出手。即使高层非常决绝,不给我们任何炒房的机会,我们仍然可以从股市上获利,瞧瞧连续涨停多日的华夏幸福就知道了。

对于不少上市企业来讲,这就类似“一带一路”。把大家带到河北来投资,总比去那些鞭长莫及的野人国强吧!企业是否能够长期盈利,对他们来说也许并不重要,更重要的是赚快钱,看能不能从国家那里大捞一票。

雄安新区是千年大计,也是千年大话,但愿不是千年大笑话。决策层如果能够运用自己的智慧,真正的顺应市场潮流,破釜沉舟,不是不能创造出奇迹。可惜我以近几年高层决策的案例和水平来分析预测,今天野心勃勃的所谓雄安新区,最后不变成笑话确实也难。

 

公子沈

2017年4月1日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公子犯堂(id:gongzifantang)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