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名马里兰大学的中国留学生真的辱华了吗?

近日,一名美国马里兰大学的中国留学生被学校邀请,在全校毕业典礼上用英文演讲。万万没想到,这位来自昆明的留学生Yang Shuping,却因为这次演讲,成了所谓“辱华事件”的女主角,在网络上被中国网民大肆的攻击和辱骂。

当我看了这个女孩的演讲视频,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她的演讲不外乎两点:第一,到了美国之后发现,美国的空气很干净,没有中国那么污染严重。第二,在大学校园享受到了言论和学术自由,就像干净空气一样,需要为之珍惜和奋斗。

可是为什么,她的话被认为“辱华”呢?

在我公子沈看来,现在中国的脑残民族主义非常盛行。许多人因为从小接受社会主义洗脑教育,现在又被媒体一边倒的渲染,导致他们沉浸在大国崛起的中国梦里。同时他们又知道自己的祖国在很多方面不尽如人意,内心充满了自卑,所以怀有一颗非常易碎的玻璃心。别人稍微触及到他们的G点就根本受不了,必须跳出来给对方扣上辱华、汉奸、卖国贼的帽子。因为只要给对方扣上这顶帽子,对方就变成了阶级敌人,被人唾弃,遗臭万年,也就不需要任何理性的讨论了。

就像在文革时期,任何提出不同意见的人,都会被扣上”反革命“的帽子,被打入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没有丝毫的理性讨论空间。

有一个《北美留学生日报》公众号声称,这位名叫Yang Shuping的女生“把美国人对中国的成见再一次放大”。说一句中国有空气污染怎么了?难道不是事实吗?这难道是“美国人对中国的成见”了?这个公众号的脑残小编写的每一句话,完全没有逻辑,毫无常识,天天胡搅蛮缠,水平极低,我都不屑于对他一一批驳。

可是,我却发现有许多中国留学生都是它的粉丝,还在下面留言一致叫好。这让我更加确定一个事实:在海外的中国留学生里面,脑残小粉红的数量一点也不少。

网上关于这条新闻的标题好多都是一种写法,例如澎湃新闻的《马里兰大学中国留学生演讲涉辱华,竟称美国空气都是甜的》。说美国空气甜,当然是一种形容,你去一个公园里,也可以这么形容。说美国空气甜就算辱华的话,那我说今晚月亮很美,是不是侮辱了整个地球?

脑残们对这名女生的辱骂和攻击还有很多,说出来都非常可笑。在此选取《北美留学生日报》上面三种有代表性的言论,来看看这些中国留学生的脑残水平。

第一、Yang Shuping提到,她刚到美国事发现不用戴口罩上街,因为空气质量很好。很普通的一句陈述事实和表达自己的想法,却触痛了不少脑残小粉红的神经。他们不由得骂道:难道美国就没有污染了?难道纽约空气里弥漫的尿骚味就好闻?

脑残们所说的纽约空气里弥漫“尿骚味”,我真的不知道是他的鼻子有问题,还是全纽约人民有问题。至少,中国和美国有没有污染,对人体是否有伤害,有pm2.5等各类科学数据作为证据。当然,这一点还是要感谢美国,没有美使馆的私自公布,中国人到现在还不知道pm2.5是什么鬼东西。

人类能发展到今天,最重要的是科学精神,是不停质疑、批评、辩论、求真的过程。指出问题是建设的第一步。大家觉得中国什么都挺好,那还有什么必要去改进、去进步?我在“公子犯堂”的公众号不厌其烦的写道谈到如何理性的爱国,可惜中国的脑残太多,教育不过来。

第二、有人质疑她撒谎:”昆明空气中国最好,不可能需要戴口罩”。为了确定这个女生是否撒谎,本人受累上网查了一下昆明的空气质量指数,发现无论是在市中心的人民东路,还是在周边的二环北路,近期有多次达到“不健康”和“非常不健康”的标准,PM2.5值从50多到300不等,没有一天达到“好”的标准(pm2.5值50以下)。

这个女生说,她从中国带了五个口罩到美国,以为下了飞机就需要戴上一个。这句话到了《北美留学生日报》脑残小编和脑残粉那里,就变成了这个女生“谎称”自己在昆明出门要戴五个口罩,批判她给昆明人丢脸。小粉红的愚蠢留言简直笑死人。

看来这些中国留学生不仅脑残,连最简单的英文都没学会。既然听不懂她的演讲,那就干脆把嘴闭上,不要出来丢人现眼。

第三、有人质疑美国的校园没有言论自由。他以美国大选为例,支持特朗普的学生不敢说话。我想问,你见到有哪个学生因为在课堂上支持特朗普而被学校开除或被警察抓起来吗?再说,他就算什么都不说,至少还能去投票选出特朗普。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留学生里那么多脑残小粉红?

我把这些人分为两类,一种是真脑残,一种装脑残。

真脑残我刚才已经骂过,他们在国外学校以工科和理科为主,缺少真正的理性批判思维的训练,只知道学习西方先进的技术,学不到人家背后的文化、思想和理论。他们大多都是喜欢去海外的机场举着小红旗迎接中国的领导人来访,期待握一下手的那种效忠党国的好学生。

装脑残的人数较少,他们是既得利益者,所以有条件出国留学,比如各地的富二代或官二代。他们为了自己和家族的利益,当然会把一切黑的都说成白的,把自己的祖国描绘成人间天堂。

中国的脑残小粉红本来就很多,中国留学生在海外泛滥成灾,必然也掺杂着许多小粉红,我在国外也见识过,其实没必要大惊小怪。

只不过每当我一想到那些曾经漂洋过海、负笈海外的中国学生,像是鲁迅、胡适、蒋廷黻、傅斯年、储安平等等许多人,想到他们的才学与风骨,想到他们为了祖国的进步而大胆的理性批判,再看看现如今这群整天唱赞歌容不下半点批评和质疑的爱国留学小粉红,我真的忍不住为我们这一辈人感到无比的羞愧和耻辱。

 

公子沈

首发于微信公众平台:公子犯堂(id:gongzifantang) 

2017年5月22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