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需要知道的2017年中国房价与经济走势

前一段时间我在度假,一直没能写点经济议题的文章。回国后又被马里兰大学杨舒平“辱华”、丁璇宣扬“女德”等奇闻轶事纠缠。

在“公子犯堂”里,有关经济的文章阅读量一直是相对较高的,仅次于我教训那些低智商爱国小粉红的扫盲文章。

看来无论政治立场如何,大家最关心的恐怕还是柴米油盐的问题。

我必须在此强调,我既不属于林毅夫教授为代表的学术乐观派,也不属于章家敦律师的民间悲观派。我是坐等天明的理性逍遥派。

理性逍遥派的特点是:不轻信所谓的权威数据,只基于对客观事实的理性分析,尽量做出对中国经济的判断和预测。无论判断和预测结果是正面还是负面,我们都保证这是理性分析的成果,不受个人爱憎情绪的影响。

世界潮流浩浩荡荡,不论我们喜欢与否,我们都欣然接受那个必然会发生的结果,并以逍遥玩世的态度,坐等暴风雨的来临和风雨后的那道彩虹。

我很喜欢《桃花扇》里面的那句话:“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喜欢读历史的人,想必对这句话都会有很强烈的共鸣。

在“长期高速增长”的学术乐观派和“中国崩溃论”的民间悲观派均被狠狠地打脸之际,我们理性逍遥派必将笑到最后!

走过2017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还在苟延残喘,没有丝毫令人振奋的消息。在之前的一篇文章《你以为中国经济反弹了,我就会被打脸?》里面,我分析了第一季度的经济表现。

果然,我的话音刚落没多久,国际评级机构穆迪就下调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接着又下调了26个国有企业的评级。要知道,这可是近30来穆迪首次给中国降级。降级后,国内骂声一片。

穆迪毕竟是商业机构,为了缓和矛盾,他们把中国展望从“负面”改为了“稳定”。

其实国际机构对各个国家的评级起起伏伏很正常,再说对于半封闭状态的中国金融市场也不会有太大影响。人家连续给你升好几次级可以,给你降一次你就受不了要痛骂了?太没风度了吧?

当然,你可以霸道,你可以叫人家只许升不许降,但是经济规律可不会听从你的指挥棒。最新数据显示,5月份的财新制造业指数(PMI)录得11个月以来首次临界点以下,增速再创新低。

虽然PMI只是参考之一,但我在多篇文章用不同证据都分析过,为什么中国经济转型困难重重,已经到了积重难返的程度。在这篇总结性的文章中,我就不再引用更多数据了,有兴趣的读者可以阅读过往的宏观经济分析。

中国唯一的出路,只有对经济结构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落实公正独立的司法、保障资讯的自由流通,全面加强市场化竞争度和透明度,将巨大财富逐步从垄断企业和国家机构转移到民间社会,让老百姓享受到更多的改革红利。

说白了,就是要不断深化改革,回到古典主义经济学的方向上来,实现“小政府、大社会”。唯有如此,我们才能够有效刺激民间的消费力,激发社会的创新与活力,将逐渐停止运转的中国经济重新带入快速发展的轨道,再一次让全世界见识到中国巨大的增长潜力。

只可惜,如今我们看到的是“供给侧改革”小打小闹、不温不火,经济增长继续靠借贷死撑,疯狂印钞搞“铁公基”,同时“有关部门”死抓权利不放,民间社会的事情总有他们插一脚,无论什么计划和战略都是由效率最低的官僚行政体系领导一切,现在甚至连“克强经济学”也鲜有提及了。这些行为背后的理由和逻辑,聪明的读者从我其他的文章里一定看得出来。

所以,我们理性逍遥派对于中国深化改革的希望已经破灭。至此,中国只有以下两条路可以走,而这两条路无一例外将导致灾难的降临。

第一,继续靠信贷扩张保持经济高速发展。虽然今年当局似乎对影子银行有所动作,但债务危机已经开始显现,借贷占比已经至少达到GDP的260%,并且还在不断增加。当信贷规模达到未来的临界点,全世界对中国地方与银行债务偿还能力产生强烈质疑,那么麻烦就来了。

第二,如果现在开始控制信贷扩张,意味着GDP增长率大幅减缓,那么就会面临失业率升高的问题。失业率是导致社会动荡的重要原因,当局一定从历史中吸取了教训,不会重蹈覆辙。这也是为什么,2017年开局我们并没有看到GDP有明显的减缓趋势。

思来想去,他们最终选择的道路还是第一条路:继续保持经济高速发展,信贷风险越撑越大,同时试图“债转股”等途径将债务压力从地方和银行转移到老百姓的身上,要死大家一起死。

只要GDP实际增速没有降到3%以下,甚至到达停滞的0%,那么我们就能断定是在走这条路。

我很清楚当局的心思,他们期望能以最快的速度改革第二产业、扶持第三产业,在信贷危机爆发之前把经济撑起来。

基于目前的改革方向和进程,银行资不抵债,第二产业穷途末路,第三产业毫无寸进,我对这种的想法并不看好,三轮车追汽车,一定是越追越远。

俗话说,欠的钱总是要还的。还钱的改革窗口期是有限的,现在即将关闭,时不我待,再拖下去就等于拿全国人民的安危做赌注。只可惜,某些人一心只想着保住自己的既得利益,保住自己的无上特权,哪管得了国家未来的命运和老百姓的死活?

当权者深知信贷危机背后的灾难,所以他们在不得已的时刻,必将牺牲一部分民众利益,来维持当局的运作。

在我看来,中国GDP实际增速未来降至0%左右已经是大概率事件。也就是说,中国的经济发展将在不久的将来彻底停滞不前,陷入“中等收入陷阱”,当局入不敷出,社会福利萎缩,中产阶级被压榨和搜刮,遭遇渐进式返贫,社会阶层差距继续拉开,大部分权贵携款移民出逃,部分脱不开权力的富豪官商住在有持枪警卫守护的富豪区,一街之隔的贫民区里则挤着无数屌丝苦逼过活。

正如我在公子犯堂过往文章中的判断:中国在政治上将苏俄化,在社会经济上将拉丁美洲化。

有的人过于天真,上了媒体大肆宣传的当,误以为所谓的“带路计划”、“金融立国”、“中国梦”等好听的名词能够拯救中国,其实这些都是缘木求鱼,只是割韭菜的假把式。

从2017年的经济局势看来,除非奇迹降临,中国的经济增长将在未来数年油尽灯枯,垂死挣扎保卫既得利益的割韭菜政策也会图穷匕见。

最后,我再说几句大家关心的房价问题。

为什么这次限购如此凶猛?原因非常简单:金融崩溃迫在眉睫,系统性风险已经大到必须竭尽全力限制房价了。最近两个月,全国有122家银行提高了贷款利率折扣,甚至有12家银行已经完全停贷。

房价在2017年的全面下跌,根本还是宏观调控,是政策导向的产物。明年会不会又是一轮报复性反弹,现在有一点言之过早,但并非没有可能。

同时我又要警告,第一条路走到尽头的时候,也就是信贷危机爆发之际,地产泡沫也会随之破灭。把资产全部投入房产的人们,很可能会步日本“消失的中流层”之后尘。这就不是政策导向,而是经济规律了。

总而言之,理性逍遥派并不盲目的乐观,也不盲目的悲观。我们点出了中国经济的结症,也给出了中国经济的药方,已经做到了理性的部分。我们逍遥,是因为我们在享受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快感。我坚信,即使在做出悲观的判断之后,仍然要在绝望中保持乐观。

我们都希望中国越来越开放,中国人活得越来越自由,但是现实并没有像我们期望的方向发展。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需要靠社会权益相互碰撞和制衡所产生的公民活力,而不是大一统之下不同声音的窒息和死亡。

卢梭曾经说:“臣民主张集体的和谐,公民主张个人的权利”。只有后者,才能让每一个中国人都活得有尊严,进而产生同一种价值观和奋斗目标,从而实现真正的中国梦。

我知道,说服别人是非常不容易的,就像清末的改革者们那样,他们再怎么奔走呼吁、口吐莲花,祖国的大多数同胞们依然无动于衷,甚至还会骂他们“汉奸走狗”、“舔菊西洋”、“唱衰祖国”。

无论你写多少篇文章,也远不如一次甲午战争的惨败来得有说服力。

记得李光耀在1992年访问香港时说过一句话:“是的,香港应该得到民主。但是,哎,在这样一个世界,我们并不是总能得到我们应得的东西。”

我想说,虽然我们中国人勤劳而智慧,但是上天并未特别眷顾我们。我们似乎每次总要付出惨痛的代价之后,才能变得稍微成熟和理性一些。

天命如此,呜呼哀哉!

 

公子沈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公子犯堂”(gongzifantang)

2017年6月5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