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在谈论国家大事时,如何辨别出小人

我写完任何一篇文章,向来都会接受别人对我提出不同观点,甚至我自己有时候也会模拟质疑者的逻辑推理来寻找自身的漏洞,使自己的文章进一步提高和进步。

以往,我还会跟一些质疑者进行理性的辩论。现在基本已经不会了,因为我后来发现有些人会使用下三滥手段。他们并不只是单纯反驳你的观点,而且还会偷偷摸摸地去投诉和举报你的文章,将你禁言或删帖。

我们身边往往存在着这种小人。

最近在知乎上,就有人专门给别人的文章挑刺,还把“投诉成果”骄傲地晒出来,作为自己的战绩。还有人在一些微信群里,面对一篇文章他不是理性分析和质疑,而是谩骂作者、向群主举报、向腾讯投诉,企图利用上一级的权力来封住对方的口。

相反,君子的做派,则是和而不同,相信真理越辩越明。即使观点总是无法达成一致,也仍然能相互尊重和理解。

北宋时期的司马光与王安石就是最好的例子。

他们两位老兄政见不同,在变法问题上争得你死我活。作为两个敌对派别的头号人物,他们带领着一群小弟卷入党争,相互厮杀,好不热闹。

但是,他们两个人却惺惺相惜。

王安石得势时,在宋神宗的询问下,居然把司马光称为“国之栋梁”;而司马光后来得势时,也不在皇上面前对王安石落井下石,在对方病逝后还夸他“文章节义,过人处甚多”。最后连皇上都不得不感慨道:“卿等皆君子也!”(你们俩都是君子啊!)

君子与君子的关系有个特点:他们都是高水平的人。就像当今的林毅夫和张维迎两位经济学家,至少有得聊,有得辩,还是朋友。

小人和君子则没有可比性,因为小人的文化知识水平太低,没有能力与君子进行思想上的碰撞。否则,他们也不会依靠“打小报告”的手法了。

所以,任何举报别人文章的小人,根本不值得我们自降身份去答理他们,你的任何回应都是在抬举他们。

其实,水平低也没有关系,我们都在学习的过程中,很多读者也在公众号后台客气的向我讨教问题。

但是,小人不仅水平低,关键人品还差,这就有很大的问题了。

我可以做一次知识的传授者,但不能做一辈子的教育家或训导员。

小人之所以是小人,他不仅会对敌人耍手腕,他对身边的朋友也一样可以随时出卖,完全是根据需要。在历史的一些特殊阶段,落井下石、反目成仇、卖主求荣的例子还少吗?

所以,你只要看一个人是不是能容忍不同意见,看他是不是动不动就“向群主举报之”,看他是不是对权力的拥有者特别依赖和倾心,你就能辨别出,在一个微信群里或在一个组织里,谁是一个小人。

如果你身边有这种喜欢向上级打小报告的朋友,即使他现在对付的不是你,那你也要千万小心了。

为什么中国会有这么多小人呢?

中国作为一个中央集权的老大帝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皇帝一个人说了算。而每个人身上都有不少缺点,皇帝也不例外,容易听信谗言,自然身边少不了钻空子的小人作祟,给了小人存活的土壤。

在上千年的历史中,难得遇上几个明君,能够分辨是非、明白事理,不受他人的言论左右,如汉文帝、唐太宗、宋仁宗、清圣祖,屈指可数。大部分的皇帝,不是昏庸无道,就是被奸臣架空。

为了在官场上位,你只需要用花言巧语讨好那一个人就够了。只就是为什么,在一个中央集权的环境下,有骨气的君子往往斗不过完全不讲原则、没有底线的小人。

所以,时间一长,中国人养成了习惯:遇上什么事,第一时间去找家长、找领导、找组织,动用无法撼动的权力来帮助自己对付异己,百试不爽。

“神州学界尽奴风”的互害型社会,自然就不可避免出现了。

按照心理学的说法,这种抱大粗腿的行为,反应出一种不成熟的共生心理,崇拜和信仰集权。

在任何一个时代,无论当权者是哪个党派或哪个个人,社会上总会有一部分脑残会表示无条件效忠。

他们效忠的不是那个党或那个人,他们效忠的只是权力本身,同时他们也只是权力所利用的一条走狗。

基于这个特点,如果权力一旦变更,他们比谁都转变得快,因为他们大多数人,其实都是装睡的人。

昨天的文章《这九个字,可以解释整个世界局势》发布后,就招来不少这类小人。在这篇文章中,我以现代文明的普世标准来分析动态的历史进程,提出世界文明权力中心论。

当我反思中国的时候,以美国作为世界文明权力中心来论述,再正当不过了。在美国的人反思美国,在中国人的反思中国。美国人不是也有人拿中国的优点来反思自己吗?

美国有许多知识分子、媒体人、政客,整天在揭露自己国家存在的问题,互相辩论来辩论去。例如MIT退休教授乔姆斯基是最多产的一个,出了N部著作都是在批判美国,认为美国开始沉沦。

在中国,又有几个人有乔姆斯基的勇气来提出祖国的问题?

所以,在美国批判美国的人,多我一个也不嫌多;在中国批判中国的人,少我一个就嫌少。

不论你是否赞同乔姆斯基具有很强争议性的理论,至少没有多少美国人敢否认他拥有爱国情怀。

可是今天,我只做了乔姆斯基的一点皮毛,在公众号写了几篇小文章,表达一下对祖国的个人观点,这些小人就跳出来质疑、咒骂、举报了。

在上文我对这种人分析的很清楚了,君子不与小人为伍。他们只有举报我的文章,才能证明他们存在的价值,也是蛮可怜的。

最后,我再对上一篇文章做一个补充说明:

在历史同一时期,文明权力中心以外的地区并不是不文明,也可以很繁荣,只是不代表世界文明的主流方向。我不在此展开详解,因为不写出几万字的长篇论文很难对这个理论解释透彻。

总之,我们只需要记住一句话:越接近世界文明权力中心,就会越繁荣、越和平、越被主流国家接受。

我期望未来的祖国,能够向着世界文明主流更迈进,真正实现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所倡导的内容,也就是现代文明世界的普世价值,以符合世界文明权力中心秩序的方式崛起。

必须要让每一个普通的中国人,在这片土地上,活得更有尊严、有幸福感、有安全感。只有这样,国家才能真正崛起。

我之所以从去年开始写文章提醒大家自保,是因为我见到的国情与上述情况正好相反,同时与世界文明中心论有吻合之处:中国的有钱人纷纷用脚投票,不论是子女还是资金,都不断逃离到世界文明权力中心的美国和英国、德国、澳大利亚和加拿大等国,留下后知后觉的大众百姓。

央行副行长陈雨露昨天说,长时间和大规模的资本管制无法有效地应对资本流出压力。这句话成为一个最新的证词。

提出世界文明权力中心论,把现实的真相展示在国人的眼前,不代表我不爱国,不代表我让大家逃避,反而证明我比那些反对我的人更爱国,更希望大家面对现实。

 

公子沈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公子犯堂(id:gongzifantang)

2017年7月26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