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特朗普:中国和朝鲜最不乖

美国大选前后,我对选举过程和对华政策做了一系列的分析,文章颇受欢迎。后来我突然不再写美国问题。

我在等,等待一个新的时机,来验证我的论断。

现在,美国的一系列行动终于证实了我的先知先觉。

我在之前的文章说过,特朗普上任后,在一群共和党鹰派人物的辅佐下,他的战略是联俄抗中:与俄罗斯修好,把中国当做真正的假想敌。

果不其然,后来的一系列动作,无论是普京好基友蒂勒森访俄,还是美台川蔡对话,还是中美百日谈判,还是施压中朝,都印证了我的判断。

最近,美国还准备动用1974年贸易法第301条款,对中国涉朝企业进行制裁,同时通过知识产权问题向中国发难。

前者是怪中国管不好自己的小弟,后者是怪中国在国际贸易上占了美国便宜,甚至还想挑战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

中美对抗的局势已经越来越明显。

不过,我们不能忽视两个变量因素。一个是朝鲜,一个是俄罗斯。

朝鲜横插一杠,射导威胁,使得特朗普不得不对中国的攻势相对减弱了许多,给中国时间去处理这个小弟。

例如,白宫刚刚推迟了上星期五宣布对中国的贸易调查,就是怕中国在最新的联合国朝鲜制裁决议上投反对票。

俄罗斯因为介入美国大选,被华盛顿揪住了小辫子。华盛顿的政客们觉得,把俄罗斯当作假想敌,属于最政治正确的选择,远比把中国当假想敌更理想。

最主要的原因是,美国政商界在中国的利益远比在俄罗斯庞大,俄罗斯与美国之间的贸易额只是中美两国的一个零头而已。

特朗普在关于制裁俄罗斯的声明中表示,他担心中国、俄罗斯、朝鲜走得更近。这说明,制裁俄罗斯的结果与他联俄抗中的战略正好背道而驰。

也就是说,朝鲜搅了美国的局,让美国不得不延缓对付中国;俄罗斯又被华盛顿当作最安全的一个活靶子,替代了中国。

所以,中国暂时捡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便宜。

然并卵,美国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在中俄朝这三个假想敌之中,中国作为美国眼中唯一崛起的新兴大国,不仅在意识形态上与美国产生冲突,在亚太地区也会蚕食美国利益,破坏美国霸权主导的国际秩序,所以必然成为美国的新冷战对象,打响对华贸易冷战。

首先,俄罗斯和朝鲜就经济水平和国际影响力而言,与美国根本不在一个水平线上,构不成太大的威胁。

其次,中国财政赤在2016年高达2.85万亿,已经入不敷出,同时靠货币超发死撑。如果失去从美国来的巨额贸易顺差,情形还会更糟糕。

可见,美国完全有能力三线作战,以一国之力对付中俄朝三国。更何况,美国还能随时联合日本、韩国、印度、澳大利亚等亚太盟友以及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等北约小伙伴,而支持中国的可能只有俄罗斯、伊朗和一群非洲小黑人。

你可能会问,中美贸易这么火热,怎么可能在全球化的背景下发生冲突?

怎么不可能?理论与实际经常背离。例如第一次世界大战前期,各国之间的关系都你好我好大家好,不仅生意兴隆,甚至还有复杂的血缘关系,谁知道一夜之间就炮声隆隆了。

中美关系要从历史上来分析。

八十年代,美国为中国的改革开放欢呼雀跃,中美进入蜜月期,大量进口美国先进设备,从香港来的海外资金涌入大陆。接着美国的互联网创新产业兴起,制造业迎来外包潮,西方品牌纷纷在中国设厂,克林顿在九十年代又把中国带入WTO,帮助改革开放又上了一层台阶,合作达到高潮。

美国为什么会帮中国建成世界工厂?因为美国的“拥抱熊猫派”认为,只要中国继续朝着这个方向走,进入中等收入国家的行列,就会步日本、韩国、台湾的后尘,融入资本主义普世价值的大家庭。

可是,随着近几年全球经济衰退,美国对中国越来越不满意,中国保守势力对普世价值的对抗姿态也越来越明显。所以,美国出现了某种程度的麦卡锡主义土壤,右派上台,“拥抱熊猫派”被排挤。

特朗普的出现,印证了这种征兆。

当然,此时此刻,美国企业仍然遍布中国大地。也许西方政商界对中美关系有所顾忌,但随着未来美国制造业回流、中国制造业升级转型以及中国消费市场动力不足,美国对中国深化改革的期望会越来越小,美国本土的新麦卡锡主义很有可能再次抬头。

特朗普知道,趁着好牌还在美国手中,中国尚未对美构成威胁,需要一鼓作气,趁机剑指中国,尽量从中国揩油,不能再允许中国免费搭乘资本主义全球化顺风车,也为今后的中美对抗定调,为未来的新麦卡锡主义铺路。

中俄心里都清楚,与美国对抗,毫无获胜的希望。如果你关注新闻报道就会发现,中俄一直在对美频频示好,即使外交人员嘴上时不时耍横。

今天的《人民日报》又发了文章,呼吁不要出现中美对抗。官媒和发言人已经连续多次这么表示了,可见他们知道与美为敌不会有好结果。

可惜,由于意识形态、经济利益、地缘政治三方面关系,中俄根本做不到完全拥抱西方,美国也做不到全盘接受崛起的中国。

俄罗斯最无奈,突然被美国国会制裁,成了华盛顿政治正确的牺牲品。希望继续抱美国大腿的中国,也在一步步被美国往外推。

中国只好施行B计划,一边儿靠大笔投资联合中东和中亚各国,一边儿试图搞定东南亚的菲律宾和越南,又一边儿在巴基斯坦和不丹身上打主意(后者引发了中印对峙)。

为了摆脱既有国际秩序,中国有野心另搞一套以中国为核心的新国际秩序。

这个B计划的效果如何,中国的国力是否能支撑起这样一盘棋,只能走着瞧。不过我先把话撂下:以我的判断,基本没戏。

那么,当美国不再拥抱熊猫,熊猫何去何从?

我认为熊猫只有一条存活的办法:乖乖地收起锋利的爪子,卸下狰狞的面具,向西方世界再次敞开怀抱,笑脸相迎,回到“韬光养晦”,回到“不争论”,回到“黑猫白猫”,哪怕是装的。

很可惜,自从北京奥运会和四万亿强刺激之后,熊猫国的居民们就像被打了兴奋剂,内心开始膨胀,自认为强国已经崛起,不再把动物园管理员放在眼里。

《人民日报》最近全版刊登了对资本主义衰落的评价。可惜,中国的御用文人们没有意识到,西方发达国家遇到的只是资本主义周期性问题,而自己却是积重难返的系统性危机;前者有全体民众的票选党争、媒体监督、独立司法来进行修复和调节;而后者,呵呵呵呵。

最终的结果是,人家需要某种程度的改革,给引擎加大功率;而我们却面临某种程度的革命,引擎将直接报废。

眼看熊猫走在万劫不复的道路上,公子沈作为熊猫爱好者,怎么能不站出来提醒一下?虽然会被熊猫打,被愚民骂、被网管删,但爱国如我,这篇文章不能不写出来。

 

公子沈

2017年8月7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