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两百年见证了中国皇朝的兴衰模式

上一篇讲到,王莽改制纯属书呆子误国,不仅断送了国家,也断送了自己的性命。绿林军杀了王莽,辅佐刘玄称帝,建立更始政权。

此时天下尚未安定,地方势力还在观察,只见更始帝果然没有能力稳定局势,在皇宫玩弄女色、贪图享乐,不思进取。

他的这副德行,从他登基时的表现就能看出来:“南面立,朝群臣,羞愧流汗,举手不能言”。他头一次见大场面,吓得说不出话来。

这种人怎么可能威震四方?不久,另一波赤眉军打败了更始帝。

在这段时间,刘玄的另一宗亲刘秀崛起,黄袍加身,他就是建立东汉王朝的光武帝。

光武帝平天下的过程颇为艰辛,甚至比刘邦还困难。一边要建设,一边还要跟各路诸侯和盗贼军打仗。经年累月,靠着邓禹、贾复、冯异等“云台二十八将”的辅佐,终于平定了天下。

对于光武帝为人,《后汉书》上有两个字:“谨厚”,说明他是个忠厚老实之人,人缘很好,也善于团结周围的人。

例如,当他打败了敌人王郎之后,搜查到自己部下与王郎的勾结书信,但当着所有将军的面,一把火全烧了,说道:“你们睡不着觉的人现在都放心了吧”!

光武帝戎马一生,实在厌烦军事了,平时谈提都不想提,“厌武事,且知天下疲耗,思乐息肩”。

他的施政很有文景之治的作风。国家大乱之后,他取缔了曾经的苛政暴政,“平徭简赋”,全国上下休养生息,慢慢恢复被王莽搞乱的官僚体制,人民也开始恢复生产、安居乐业,实现了“光武中兴”。

有一次光武的长辈们喝多了,在一起聊起天来,说道:“这小伙子年轻时候老实巴交的,也不懂跟别人应酬打交道,就是个老好人,没想到居然能有今天”!光武听了,不仅没生气,还哈哈大笑说:“我治理天下,也要用柔和的办法。”

光武有一大优点:非常有自知之明。有些马屁精把他捧上了天,要求借着“祥瑞”在全国为他展开宣传造势,宣扬皇上的伟大功绩,被他一律拒绝,把所有上疏全压住不公开。

他觉得没什么好自夸的,以至于史书都没怎么记载当时的宣传部都干了什么事。“帝不纳。常自谦无德,每郡国所上,辄抑而不当,故史官罕得记焉”。

光武同志工作勤勤恳恳,兢兢业业,“每旦视朝,日仄乃罢。数引公卿、郎、将讲论经理,夜分乃寐”,忙到三更半夜才睡觉。他儿子劝他注意身体,他回答:“我自乐此,不为疲也。”这就是成语“乐此不疲”的出处。

光武的遗诏曰:“朕无益百姓,皆如孝文皇帝制度,务从约省”。你看,还是文景之治的韬光养晦路线最正确。

光武之后的两任皇帝汉明帝和汉章帝也都不错,一度实现了“明章之治“,东汉达到了鼎盛时期。

明帝第二年就大赦天下:“其令天下自殊死已下,谋反大逆,皆赦除之”。连谋反大逆之人,都全部赦免,这样的大度胸怀和容人之量,或者说自信程度,在中国历代君王里都不多见吧!

明帝时代继承了光武时代的限制外戚制度,断绝外戚干政的可能性,“后宫之家,不得封侯与政”。全国人口大增,刑事案件只有前代的五分之一,为章帝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和榜样。

跟他爸爸明帝一样,章帝也会下诏书自责,时常检讨自己:“朕以无德“,我自己做的不够好,不敢一日懈怠,“朕既不明”,我本来就不英明,出现了各种问题,我能不担心嘛!

他也学习祖上,下诏要求各地“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之士”。他的意思就是:“敢说话的人快出来骂我啊,快来批评和纠正我的错误啊”。

到章帝末年,东汉人口增加了一倍之多,“气调时豫,宪平人富”。

读过我的中国史系列前几篇的读者会发现,所谓的盛世,一般都会出现在这种喜欢找缺点找问题找批评的皇帝统治之下。

相反,那些总以为自己最伟大期待人民崇拜的,总以为国家蒸蒸日上一点问题都没有的,总以为批评指责就算大逆不道不爱国的,往往都是祸国之君和亡国之君。

虽然东汉从制度上限制了外戚专权,但是东汉的建立本身就依靠了贵族豪强势力,例如邓氏、耿氏、梁氏、窦氏、马氏、阴氏六大家族。

到章帝的时候,已经出现了外戚崛起的迹象。章帝死后,继位的皇帝不是年龄太小就是早夭,贵族与外戚相融合,最后终于导致外戚夺权,把持了朝政。

为了抗击外戚,居住在深宫的皇帝只能依靠身边的宦官,又导致了宦官的专权。东汉及后来多个朝代的政治史,基本上就是外戚与宦官相互争权屠戮的历史。

先是汉和帝在宦官帮助下,铲除了立有军功的窦宪外戚势力,然后勤恳执政,实现了“永元之隆”。此时宦官又开始染指权力,“中官用权,自众始焉”。

自汉和帝以后,所有的皇帝都在历史上废了庙号,因为庙号只给有功绩的皇帝。可见,后来的皇帝们在外戚或宦官的阴影下基本上无所作为。

和帝以后的政局时常不稳,外戚和宦官互相争权夺势、贪赃枉法、乱杀忠良,人人自危,再加上无谓的卷入与少数民族的长期战乱,政权岌岌可危。

例如,和帝的儿子殇帝不到1岁就死了,母亲邓太后临朝执政,邓氏外戚坐大。邓太后一死,汉安帝亲政,靠宦官的帮助干掉了邓氏外戚,宦官又坐大。

再例如,汉质帝不满外戚权臣梁冀,背后说他是“跋扈将军”,在位仅一年就被梁冀毒死了。不孕不育的双性恋汉桓帝靠宦官的帮助,干掉了梁冀,灭了梁氏全族。

不过,这样做的结果是宦官势力再次坐大,把持了朝政,比穷凶极恶的梁冀也好不到哪里去。

这时候有一股势力站了出来。他们是以太傅陈蕃等文官及太学生为代表的文人士族阶层。

作为信奉儒家伦理道德的知识分子,他们在贵族豪强和外戚将军窦武等人的支持下,表达了对国家衰败的担忧和对宦官专权的抗议,要求“清议”。

但是他们都是书生,不堪一击,被宦官既得利益残酷打压,史称“党锢之祸”。

汉灵帝继位,朝廷继续打压士族,搞了第二次党锢之祸,梁冀、陈蕃等人被宦官杀害。

同时,灵帝跟汉桓帝一样昏庸无道,继续向民间搜刮钱财,供皇室和宦官权贵享乐。

直到遇上严重的旱灾,底层老百姓实在吃不上饭了,只好揭竿而起,开始了黄巾起义。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太平道创始人张角的黄巾起义军虽然没有成功,被骁勇善战的皇甫嵩和朱儁的军队消灭了,但是地方贵族势力从此获得了军权,再也收不回去了。

汉少帝继位后,何进为首的外戚与十常侍为首的宦官发生冲突,何进被诱杀,袁绍等人屠杀宦官为何进报仇,只要见到没胡子的年轻男子挥刀就砍,害得市民见到官兵动不动就要脱裤子验明正身。

此时,董卓进京独揽大权,废少帝,立刘协为汉献帝,就是汉朝最后一个皇帝。

董卓被吕布杀死之后,曹操迎汉献帝,迁都许昌,挟天子以令诸侯。至此,东汉王朝已经有名无实,四分五裂,并慢慢形成了三国鼎立的局面。

东汉王朝见证了一个朝代从建立、兴盛到衰败的全过程,它的历史进程曲线特别有代表性。

开国之君打下了江山,确立了韬光养晦的大政方针,接着两三代领导人按图索骥,国家越来越富庶。

再往后,生长在蜜罐里的新一代往往就容易膨胀,以为天朝上国无所不能,自己的功绩能够超越了前人,汉武帝的东征西伐和汉章帝大兴土木就是很好的例子。

他们不知道自己只不过是运气好,前几代的政策对头,家底积累得比较殷实。他们一旦拿着祖宗的钱去嘚瑟,地方逐渐失控,皇权衰落的起始点就到了。

有的时候,运气好的话会出现中兴之君,拨乱反正,暂时回到了正轨,可惜作用只是暂时延长政权存活的期限,昏君还是会一个接一个出现。

例如,西汉和东汉分别在汉武帝和汉章帝的最高点之后明显走向了衰落,昭宣中兴和永元之隆只不过是帝国衰亡前的回光返照罢了。

回光返照有可能十几年,也有可能几十年,一般不会超过两代人的时间。

只有王莽看到了这一点,他不想回光返照,他想换掉人间。他的历史悲剧,我在上一篇文章里已经讲过,请阅读《当王莽同志的改革得罪了所有人》。

我强调过,历史没有规律,但是我们能看到历史进程中的因果关系。

只要现存体制没有根本改变,或者说没有向着更符合时代趋势的方式靠拢,那么历史曲线无论怎样上下波动,都不会改变其大致方向。

公子沈

2017年8月18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