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王莽同志的改革得罪了所有人

汉朝到了成帝时期,皇太后王政君的家族终于崛起了,太后的大哥王凤任大司马大将军,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其他王氏子孙也非富即贵。

王凤病重的时候,他自己的儿子不知道跑哪玩去了,只剩下一个侄子在身边,特别孝顺,无微不至地伺候他好几个月,“乱首垢面,不解衣带连月”,这个人就是本文的主人公——王莽。

王凤临死前让太后多多关照一下这个晚辈,给了他一个皇宫门卫的职务。

王莽的同龄人都是纨绔子弟,富二代加官二代,天天享受豪车美女,王莽却是个另类,生活简朴,喜欢读书,“勤身博学”。

王莽不负众望,工作兢兢业业,时间一长,他的名声就传播开来,在朝中很受欢迎,当时的名人都不停地向皇上举荐,王莽的官职也节节攀升。

到38岁的时候,王莽已经当上了大司马,成为辅政之臣。他依旧不改自己的恭俭作风,也以同样的道德标准要求他的家人。

有一次,公卿贵族们来王莽家看望他生病的母亲,见到一个女人出来迎接,这个人衣服很短以节省布料,膝盖围着一圈粗布,大家以为是一个佣人,一问才知道原来是王莽的妻子,众人“皆惊”。

《汉书》认为王莽矫揉造作,这些行为是为了博取虚名,有意为之。什么“虚誉隆洽”、什么“欲令名誉过前人”、什么“其匿情求名如此”,史书里的用词真是酸掉我的大牙。

事实并非如此。王莽自始至终都是表里如一的。

有另外两件事可以佐证:

其一,哀帝继位后,他的祖母傅太后和生母丁太后得势。这时候,王莽却不满哀帝故意抬高傅太后地位的行为,当面指责冒犯了傅太后,被下诏贬谪。

其二,王莽退隐期间,他的儿子杀了一个家奴,本来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王莽却逼迫自己的儿子自杀。

王莽从小受儒家教育,深入研究《周礼》,他对自己的道德约束确实比其他文人强得多,从内心深处相信孔子那套学说,克己复礼。你看他往后做的改革,目的正是把儒家道德应用到更广阔的天地。

哀帝一死,王政君成为太皇太后,重新回到了权力中心。哀帝的好基友董贤被迫让位,大家再次拥戴王莽,“举朝皆举莽”,王莽再次成为大司马,开始走上权力的巅峰。

王莽的政治权力的斗争生涯充满了血腥。

他对待异己心狠手辣,毫不留情,所有他看着不顺眼的人,都要编织罪名,将其诛杀,“附顺莽者拔擢,忤恨者诛灭”,甚至还要对政敌赶尽杀绝,宁错杀一千,也不放走一个。

有一个叫朱诩的人辞了官,想买个棺材帮他的朋友董贤收尸,没想到也被王莽杀掉。可见,为了在权力斗争获胜,王莽一点人性都不讲。

这算不算罗胖教主所说的,成大事者不纠结?

九岁的平帝继位后,王莽获得太傅和安汉公封号,权倾朝野。

你还别说,即使如此,王莽的那副书生气依旧摆脱不了。

天下大旱,王莽带头捐款捐地,甚至每到灾荒,他就吃素。连太皇太后都忍不住劝他,为了国家着想,您还是爱护一下身子骨,赶紧吃点儿肉吧!“公以时食肉,爱身为国”!

王莽在封官加爵的过程中,不停地谦让,例如一开始不同意让自己的女儿当皇后,同时又不停地“就范”。史书上说他既想说服众人,又想独断专行,“既媚说吏民,又欲专断”。

其实,谦让是他遵守礼节的态度,就范是他实现抱负的途径,两者并不冲突。

接着,王莽不断戴高帽,从安汉公,到宰横、再到摄皇帝,越戴越高,同时进行各种舆论造势并消灭反对声音。

公元八年,声誉达到最高点的王莽同志宣布黄袍加身,改国号为新,终于当上了真皇帝。

如果王莽称帝前突然死了,那么他绝对不可能有现在这样负面的历史评价。如果他后来的改革成功,那么他甚至有可能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人物。

白居易诗云:“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向使当初身便死,一生真伪复谁知”。成王和败寇之间的距离,只有一线之隔。

现在,王莽获得了最大他梦寐以求的权力,终于可以大展拳脚了。

他面对的是一个每况愈下的局面。权贵阶层目贪赃枉法,地方豪强兼并土地,贫富差距巨大,又遇上各种各样的天灾,这个国家已经濒临失控。

王莽决定把他在书本上看到的那一套老祖宗的法子,一股脑的实行了起来,期待大力出奇迹,扭转国家的败局。

他以为坐在家里定下一个制度,天下就自然太平了,“制定则天下自平”。治理国家不是玩过家家,不是玩电脑策略游戏,点几下鼠标就行了。

王莽要实行什么制度呢?乌托邦空想社会主义。虽然那时候还没有这个词。

不论是他的“土地收归国有”,还是“盐铁酒国营化专卖”和“控制市场限制物价”(五均六筦),都是国家指令计划经济模式的大胆尝试。

可问题是,当时的权力并不完全在中央,地方豪强势力很大,土地政策和五均六筦政策都严重侵犯了他们的利益,他们必然在执行过程中阴奉阳违,转嫁矛盾,地方权贵更加肆无忌惮。

更何况,王莽的改革也没有得到底层人民的支持,因为那时的人民早已没有了文景之治时期的安定与富庶。

王莽的几次货币改革,加重了民间市场的混乱,造成农商萧条,许多人倾家荡产。

在这个改革大业的节骨眼上,王莽还要发动了多次对外战争,不仅没有获得大的胜利,还劳民伤财,百姓的苛捐杂税和徭役更加繁重,“田荒不耕,谷价腾跃,斛至数千,吏民陷于汤火之中”,官员和人民都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结果是人民“多弃乡里流亡,老弱死道路,壮者入贼中”。

盗贼越来越多,王莽只是一味的派兵镇压,并且收紧法治,一言不合就杀头,老百姓“道路以目”,不敢交谈。他以为这样就能解决问题。

当时的民谣说:“宁遇赤眉,不遇太师!”老百姓宁肯遇到赤眉军盗贼,也不想遇到官府军。

王莽不想想,出现这些盗贼不都是老百姓被他逼得走投无路的结果吗?

有的人看到了王莽的倒行逆施,知道这样下去很危险。但是,所有提出反对意见的人,要不然王莽根本不听,要不然就将对方罢官。

王莽听不进不同意见,是因为他太自信了。他坚信自己的道路正确,坚信周礼的理论伟大,坚信自己的托古改制会成功。

王莽纸上谈兵的书生气,在政策的颁布和执行上体现得淋漓尽致。

例如,王莽“务自揽众事”,什么事情都包揽在自己身上,属下只能按章办事,不许议论和反对上级,使得他批公文批到第二天天亮都没批完,到京城等待回复的官员要排队等一年,黄瓜菜都凉了。

再例如,遇上天灾,王莽以身作则,要求各级官员也像他一样,停发或减少俸禄,因为“有灾害则有所损,与百姓同忧喜也”。最后造成“吏终不得禄,各因官职为奸”,官吏拿不到钱,只好纷纷以权谋私,收受贿赂,官场一片乌烟瘴气。

天下分崩,群雄并起。赤眉、绿林等盗贼军势如破竹,各地贵族豪强也纷纷宣布讨伐王莽。

王莽终于知道自己成了孤家寡人。这位儒生领袖带着一群书呆子来到都城南郊,仰天大哭、伏地叩头。

绿林军攻入皇宫,斩杀王莽,建立了仅仅16年的新朝灭亡了。

王莽的头颅被悬挂在街头示众,“百姓共提击之”。

王莽的失败是一个巨大的悲剧,王莽本人也被后世的人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自书传所载乱臣贼之,考其祸败,未有如莽之甚者也”!

一个人的出发点是好是坏,只能证明此人的思想,对于天下百姓的意义不大。他的行为带来了哪些后果,更值得我们关注。

王莽为了力挽狂澜,拯救国家于危难,一口气推出一整套的改革方案,没想到时机不对,改革一败涂地,哀鸿遍野。

其实,他的政策中任何一个小小的改变都值得慎重推敲,谨慎研究可行性。他却自以为是地一拍脑门就实行下去,还要辅以严刑峻法,当然会造成天怒人怨。

可惜,后人没有接受教训。至今为止,还有人倾向于投机取巧,迷信某一个理论、学说、思想或主义,能当做灵丹妙药,包治百病。

天下哪有这等好事?

这让我想起胡适先生所言,“少谈些主义,多研究些问题”。具体问题应该具体分析,不是应用了某一家的学说,就能一劳永逸。

总之,王莽改制不仅没能挽救时局,还造成天下大乱,毒流诸夏,中外皆愤,害遍生民,加速了国家的总崩溃,不得不令后世警醒。

没有办法,这个国家最后还是要通过大乱来大治,这就是下一篇文章中的“光武中兴”。

注:本文原拟定标题为《当改革得罪了所有人》,但是微信审核不予通过。

 

公子沈

2017年8月16日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