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乱、内斗、人吃人,中国历史绕不过去的坎儿

中国历史版图经历一直在经历分分合合。在每一次合久必分或分久必合的过程里,都伴随着血腥的战乱与杀戮。

在一个小农社会里,人丁和耕地是生命的源泉,战乱会破坏这一切。所以,中国人最梦寐以求的是统一与安定,“宁为太平犬,不做乱世人”,可是统一与安定往往来得快去得也快。

曹操之子曹丕死后,司马懿发动高平陵事变,灭了曹氏的权力,司马氏家族开始在曹魏掌权。司马懿、司马师、司马昭,连续统领朝政。虽然“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但他并没有“篡魏”,最后的动作由他的儿子司马炎完成。

司马炎立国号为晋,史称“西晋”,建都洛阳,灭了三国之一的东吴,统一了全国。

三国归晋之后,中国好不容易结束了战乱纷争,实现了全国大一统。可是谁也没想到,幸福是短暂的,中国很快进入了比三国时期更加混乱的局面。

我们来看看,只坚持了半个世纪的西晋王朝是如何从立国、统一,然后走向崩溃的。

晋武帝司马炎刚登基时,一改曹魏末年的浮夸作风,整顿纲纪,“承魏氏刻薄奢侈之后,矫以仁俭”。

他为人大度,“宇量弘厚,容纳直言”,听得进去批评。

有一次,他跟将军皇甫陶争论了起来。某官员听到两人吵架后,借机弹劾皇甫陶,晋武帝回应道:“忠谠之言,唯患不闻”,我唯恐听不到大胆的声音,你纯属没事找事。他直接把该官员免职了。

晋武帝大病痊愈,拒绝所有来送礼的人,“诸上礼者,皆绝之”。他的理由是:“岂以一身之休息,忘百姓之艰难”!

相反,南边的东吴末代皇帝孙皓滥杀无辜、嗜血成性、妒忌比自己能力强的人,“忌胜已者”,只要有任何谏言令他不高兴,有任何建议引起他怀疑,他就找个借口把对方杀了。同时,那些喜欢搬弄是为的小人,却“甚见宠任”,加官封侯。

孙皓甚至还专门找人记录下大臣喝醉之后的言论,严重的施加刑戮,不严重的记录在案,有的人被剥了皮,有的人被挖了眼睛。读到这段历史,央视的毕姥爷现在应该偷着乐才对。

“由是上下离心,莫为尽力”。既然不能说真话,那么谁也不想管这个政权死活了。

当晋军大举南下,吴国的丞相这才说道:“吴之将亡,贤愚所知,非今日也”。

孙皓眼看国家将亡,老百姓却不愿意拿起武器抵抗,就命令手下把自己的宠臣岑昏杀了,表示:“当以奴谢百姓”,以为这样可以就自己的命。

像岑昏这种平日趋炎附势、为当朝权力体制辩护的小人,每当权力不保的时候,就会拿他第一个开刀祭旗,“当以奴谢百姓”。你不是整天高喊吾皇万岁吗?当皇上有难,第一个被献身就是你。反正在老大眼里,你就是一个没有丝毫尊严的狗奴才。

最近有人在网上调侃,在八一节ps军装照的网民应该报名去中印前线作战,也是相似的理由。

为国尽忠才能体现真正的爱国之情。整天在键盘上耍嘴炮装样子,毫无成本付出,算什么英雄好汉?某些人的爱国也太廉价了一点!

总之,在晋武帝的治下,社会生产逐渐回复,出现了张华、杜预“杜武库”这样的名臣,实现了“太康之治”。

还是那句话,中国历朝历代的动乱祸根总是在皇位继承问题上。晋武帝的太子智商有问题,但是为了按照规矩办事,没有轻易改变太子嗣位。

智商堪忧的晋惠帝司马衷登基。他最为后世熟知的一件事是,当天下荒乱,百姓饿死,他还疑惑不解的问道:“何不食肉糜”?为什么不吃肉沫?

这样的皇帝当然管控不了局面。逐渐坐大的外戚与保卫权力的皇族之间,发生了不停的争斗,史称“八王之乱”。

有的历史学者,如祝总斌认为,八王之乱的根本原因不是武帝的封建制给了八王权力,而是惠帝非所托之人,乃扶不起的阿斗。在我看来,就算武帝选择了当时声望最高的齐王司马攸接位,也难以保证这个尔虞我诈的政权内部不发生动乱。

武帝宠臣贾允之女、又黑又丑的恐龙皇后贾南风,借着宦官和楚王司马玮之力,将专权的外戚杨骏等人夷三族。后来贾后继续借用司马氏之力,拉一派打一派,最后汝南王司马亮和司马玮先后被杀,贾后初尝胜果。

贾后外戚家族掌权了几年时间,重用名臣张华、贾模等人,国家暂时安定了一段时期。可是司马氏的势力仍在,当年武帝分封了许多王侯,给诸王下放了权力,他们并不善罢甘休。

果然,贾后信任的赵王司马伦终于给了贾后一个回马枪,杀了贾后和其党羽,自己称帝,“狗尾续貂”,任用孙秀专权,朝政开始走向混乱。

齐王司马冏、河间王司马颙、成都王司马颖等人起兵反抗。“自兵兴六十余日,战斗死者近十万人”。

在几个司马氏打的不亦乐乎之时,长沙王司马乂、东海王司马越也卷了进来,并涉及十几个王,一眼望去全是司马,不停地相互攻伐,过程愈发混乱,具体的过程不在此细表。

如果对故事梗概没有基本了解,贸然去读《资治通鉴》的晋纪六之孝惠皇帝中之上永宁元年到晋纪八之永兴二年这三个章节内容,一定会读得晕头转向。

总之,在八王之乱期间,城头变幻大王旗,你方唱罢我登场,杀戮极为频繁,知识分子人头落地,老百姓也闹饥荒流离失所。

最后大家基本死光光,司马越杀惠帝,立怀帝司马炽,八王之乱才结束。

《晋书》对八王之乱的评价是:“历观前代,国家之祸,至亲之乱,未有今日之甚者也”。

这是最乱的时代了吗?还不是。八王之乱结束没几年,更恐怖的“五胡乱华”又来了。

在八王之乱之际,匈奴、鲜卑、羯、氐、羌等蛮族势力给司马氏当外援,一起进军中原。“中原之人,众心不齐,故夷狄少而强,华人众而弱”。外族进来之后立刻翻脸不认人,纷纷自立为王。

蛮族多年来在边境地区被汉族人欺负得够够的了,“怨恨之气,毒於骨髓”,这回赶上汉人内斗,可逮到机会报复了,根本就不把汉人当人看,杀了你都不解气,谁跟你做同胞?

惠帝时期,江统在《徙戎论》警告过蛮族会对中国造成危害,“四夷交侵,与中国错居”、“非我族类,其心必异”。当时朝廷内斗不止,根本没心思去对付这些已经依附的少数民族。

吕思勉认为,江统等人给出的办法没多大用,甚至更糟糕。至少,人家发出了“五胡乱华”的预警。

最近有人在微博上说,国内中学历史课本为了民族团结,要把“五胡乱华”改为“少数民族南下”,就好像劫匪来你家入室抢劫了一通,警察却说他只不过来串个门。

公元311年,五胡之一的石勒带兵攻占了都城洛阳,造成“永嘉之祸”(永嘉之乱),一口气屠杀了三万多人,包括全城的皇族、官员、老百姓。

首都都开始闹饥荒,人相食了。至此,西晋王朝气数已尽,名存实亡。

五胡乱华不仅仅是民族浩劫、国家浩劫,更是一场人类浩劫。五胡在包括中国的大半个东北亚地区,前前后后建立起二十个政权,相互混战与吞并,史称“五胡十六国”。

网上有一篇讲汉人被胡人当做“两脚羊”奸淫、屠杀、蒸食的文章。作者说,五胡是金发碧眼的白种人,屠杀20万胡人的汉人冉闵是伟大的民族英雄。

这么说明显是在歪曲历史,故意挑拨种族间的仇恨。

首先,吃人肉不是蛮族的专利,汉军也一样。以人肉填补军粮,一直以来都是行军传统,不分民族和国界。

中国古代太多血腥的战争,在你死我活的时候根本不分人性的高低。后来《满江红》里的“壮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匈奴血”,指的不就是吃人肉、喝人血吗?

蛮族也不光是杀汉族人,汉族人也不光只杀蛮族,他们内部也都有相互残忍的屠杀。

其次,冉闵屠杀的主要是羯,可是屠戮中原的远不止羯。比如鲜卑北魏南下时,跟羯人的做法一样,把一群汉族女子绑起来行军,叫做“双脚羊”,白天杀掉几个烤“羊”肉吃,晚上当慰安妇来泄欲。

再次,如果说中国人抗击外国侵略者,可以叫正义与邪恶的较量;那么用民族血统来整体划分敌我关系,那就属于狭隘的种族主义者了。

蛮族里也有相对善良的人,汉族里也有没人性的东西。

五胡到底是谁呢?

他们是匈奴、鲜卑、羯、氐、羌,属于偏远地区的游牧民族,与农耕汉族有长期往来及混居。

如钱穆所言:“鲜卑之染汉化,渊源既久”;如《魏志》所载:“氐人各自有姓,亦如中国之姓,多知中国语,由与中国杂居故也”;三国袁绍的后代还曾经投靠过鲜卑的分支乌桓。

再例如,匈奴首领刘渊曾被汉室收养,建立了汉,实行的是汉制,向往大汉王朝。还有,鲜卑人拓跋氏建立的北魏多次进攻漠北的柔然,把对方叫做“北狄”,俨然自居为中原王朝,用海外汉学家的词汇来说,这叫做“征服者王朝”。

“征服者王朝”的建立,说明中国的最高领导人也可以是少数民族,不一定非要由汉族人来当,后来的隋朝和唐朝也都是中外混血儿建立的。

从当时的情形看来,胡人固然不是中国人,但也不能说是纯粹的白种人。他们大多数有蒙古血统,其中羯族有高加索血统,鲜卑有维吾尔族血统,“高鼻多须”是他们的相貌特征,但史书上也没写过什么“金发碧眼”。

今天许多中国人也有不少高鼻梁或连鬓胡的特征,很可能带有胡人血统,祖上属于“当时的”外国人。相貌差异更明显的维吾尔人和藏族人就更是了。你能说他们都是白种人吗?

陆威仪在《哈佛中国史》里总结得好:所有的中国王朝都是建立在军事力量的基础上。从东汉起,外族军队及其文化便成为这种力量的基础,并从民族国家的角度出发,“中华”帝国从来就不完全是“华人”的。

后来唐太宗李世民就说过,中华和夷狄,我都爱之如一,被看作父母一样,“其种落皆依朕如父母”。

这次胡人养子冉闵“大诛胡羯”,看脸杀人,一次屠杀了20多万无辜的胡人百姓,“无贵贱男女少长,皆斩之”,其中有很多汉人因为相貌被误杀。胡羯一族基本快被杀光了,从此一蹶不振。

关键是,解决问题了吗?胡人都被灭掉了吗?汉人不再被屠杀了吗?答案当然都是否定的。

希特勒屠杀数百万犹太人,教训难道还不深刻吗?今天居然还有中国人为种族屠杀的行为叫好?!

如果中华儿女真的把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当成民族英雄,那华夏民族就不会有任何希望。

有意思的是,今天美国左派为了宣扬种族平等,到处撤掉南北战争时蓄奴州首领罗伯特李将军的雕像。他们要知道中国的河南省有冉闵纪念园这种地方,还在纪念一个造成种族灭绝的大屠杀者,肯定会气得晕过去。

“五胡虽云扰,而北方儒统未绝”。前赵的匈奴人皇帝刘渊、前燕的鲜卑人皇帝慕容儁、后赵的羯族人皇帝石勒、前秦的氐族人皇帝苻坚、北魏的鲜卑人皇帝拓跋珪,一个个汉化程度都不算低。

现在再纯粹以血统不一样,来解释他们残暴的行为,并不准确。就算汉族被他们统治了,也不代表华夏文明会遭遇灭顶之灾。

残暴者如石虎、苻生,属于蛮族里的特例,如同残暴的冉闵属于汉族里的特例一样。

汉化很深的匈奴人刘聪抓到晋怀帝,问他说:“为什么你们汉族皇室骨肉相残这么严重”?汉族人之间骨肉相残都杀人不眨眼,搞起民族屠杀更不在话下,连匈奴里的文明人都看不下去了。

看来,汉族人比人家蛮族也文明不了哪里去,五十步笑百步而已。

西晋灭亡后,北方人“衣冠南渡”,向南逃难,司马懿曾孙、琅琊王司马睿在南方建立了相对稳定的东晋政权;北方则继续处于五胡十六国的混战时期,细节跟八王之乱一样千头万绪,在此略过不表。

南方东晋政权虽然没有北方那么乱,但也不安定,104年之间内斗频发。一开始,南渡的王导和王敦兄弟独揽大权,辅佐晋元帝司马睿,号称“王与马,共天下”,不过倒是大大的促进了中国南方的经济开发和建设。

东晋后来又经历了王敦之乱、苏峻之乱、桓温图篡。接着暂时统一北方的前秦大举进犯,谢安招募的北府兵在淝水之战打败秦军。刘禹锡诗曰:“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这里的王谢,指的就是东晋的王导和谢安两大家族。

后来东晋又发生孙恩之乱、桓玄之乱、卢循之乱,最后宋王刘裕取代东晋,建立刘宋,东晋灭亡。

刘宋建立的第十九年,北魏太武帝拓跋焘统一了北方,南北正式形成了对峙,进入南北朝时期,全国的政局相对稳定了下来。

从八王之乱、五胡乱华,一直到南北朝并立形成(刘宋建立和北魏统一),期间经过了大约120年至148年的割据、战乱、饥荒、天灾的混乱局面。

想一想,今天我们距离建国也不过只有68年时间,可当年晋朝发生一次混乱,就持续了近150年。

你现在还会为短暂的安定沾沾自喜吗?你还敢一直不停高唱“明天会更好”吗?

读过历史,你才能真正懂得居安思危的道理。

即使有了居安思危的意识,也不一定能扭转历史的进程。只要因果关系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我们就处在历史的循环往复之中,该来的终究还会再次到来。

后来苏东坡评价这段历史道:“晋病由于士大夫自处太高,而不习天下之辱事”。他把西晋的灭亡怪罪于官僚阶层没有社会担当,不食人间烟火。

钱穆更进一步指出,西晋朝廷首先权贵门阀阶层严重腐化,他们只重视自己名和利,表面都是装样子;更重要的是,知识分子只知道享乐或避世,没有儒家治国平天下的“光明的理想”。

换句话说,两晋时代的管理者只在乎自己升官发财,根本没有什么“为人民服务”的责任感。

当时社会上流行“清谈”,就白了就是漫无边际的侃大山。文人墨客“清谈”无伤大雅,可是许多官员也不好好办事,到处参加饭局,在台上只会说一些自己都不信的假话、空话、大话。

最后用易中天的一段话来总结:“这个靠阴谋诡计和巧取豪夺建立的帝国,可谓集贪婪、奢侈、残忍、狡诈、荒淫于一身,高高举起的确是儒家伦理的道德旗帜”。

这样的政权,为天理所不容。

 

公子沈

个人微信号:gongzishen2016

2017年8月28日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公子犯堂(id:gongzifantang)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