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上演“文革破四旧”,中国人都看傻了

最近二十年来,世界各地不断遇到经济衰退和政治动荡,全球经济失去了新的增长点,步入了科技平原地带。特别是美国,多起战争开销巨大,阶级矛盾越发尖锐。

奥巴马上台以后,美国社会向左转的速度非常迅速,追求种族和民权平等、抗议权贵阶层的呼声日涨。

此时,对现状不满的年轻一代和左派知识界发现了一个敌人:罗伯特・李(Robert Lee)。最近,全美各地纷纷撤掉罗伯特・李及其相关雕像,终于引发了这个月的夏城暴力事件(具体请见“公子犯堂”公众号拙作《美国弗州发生的种族冲突,关我们什么事?》)。

4342FDD300000578-4789478-image-a-18_1502764357192.jpg
抗议者非法砸毁公共财物:北卡罗莱纳州一座南北战争时期南方士兵雕像。让我想起一句文革口号:“偷有理,抢无罪,革命的强盗精神万万岁!”

罗伯特・李是南北战争时期的杰出军事将领,曾任西点军校校长。谁也没想到,他老人家的名望安然无事100多年后,突然被当代左派青年鞭尸,扣上“种族主义标志”的帽子。

面对攻击,罗伯特・李(Robert Lee)有口辩驳,毫无还手之力,因为他早死了。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美国主流社会和历史界从来就没有把罗伯特・李当做民族罪人看待过。

直到今天。

这让我们中国人很容易想起文革破四旧。活着的人跳进黄河也洗不清,死了的人全部挖坟抛尸,不论你是刚死了一年,还是死了一千年。

如果各位有机会去北京的万安公墓,你会见到不少墓碑被敲掉一块,甚至有砍断的痕迹,文字和遗像也被涂抹掉。

没想到,中国左派这一套,被美国左派学去了,学得有模有样。

在南北战争前后,废奴与蓄奴仍然处于争论之中,数十个党派看法都有差别,没有具体定论,而且情况颇为复杂,涉及到相关的宪法权利、土地政策、美墨战争、区域暴动、经济利益、党派纷争等等因素,总之根本不存在我们今天工业化时代的社会共识。

去年冬天,我在美国伊利诺伊州的林肯总统博物馆里,还听到林肯颁布《废奴宣言》时,当时社会人士大量反对言论的图像和原音重现。

毕竟社会发展阶段不同,我们不能把当代人已经普遍接受的观点,强加在150多年前的历史人物身上。

因为按照这个逻辑去解读,你就不可能尊重历史,也不会看懂人类文明阶段性的历史进程。

当时,林肯本来想让这位前西点军校校长担任北方联邦军将领,但是李将军选择了为家乡弗吉尼亚州效力,指挥北弗吉尼亚军团,捍卫联盟国南方州的政治经济权利和他们的生活方式。

战败后,李将军担任一所大学校长,直到去世。没有监禁、没有批斗,也没有口诛笔伐。

军人的天职就是拿起枪保卫家乡,脱掉军装就做回普通的平头百姓。

中国人写历史、读历史,最忌讳以成败论英雄。钱穆在《国史大纲》里强调最多的是,今人要对历史存有”温情与敬意”。

美国人一直都是这样。在我去过的几家美国的历史博物馆里,我惊讶于他们对叙述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展现出的冷静与客观,从不以某个所谓“进步的”观点去加以指责与批判。

李将军的雕像在各地矗立了100多年,并没有丝毫阻碍美国民权的进步。100多年来,少数族裔的权力得到了空前的提高,非洲裔黑人奥巴马甚至当选了总统。

可是今天,美国人突然对李将军翻脸了。

其实,我不想指摘美国的市议会,以民主表决的方式决定撤掉李将军的雕像。我对他们的自由选择,不做任何表态。

我只想指出,人们突然开始纷纷撤掉雕像的背后原因,并不是李将军的“历史反革命”罪行,而是美国左倾思潮带来的必然结果。

左倾的趋势,在美国也是必然的,从理论上来讲,有其进步的意义。

就像我最开始提到的,整个社会进入一个充斥无聊和乏味的历史阶段,贫富差距持续拉大,民主制度经受了最严峻的考验,因循守旧的既得利益惰性太大,无法做出及时的反馈,更无法展开有效的体制改革。

这就造成了左倾的出现,追求一个更平等的社会。

在罗伯特・李雕像下保卫传统的右派青年,未尝从心底不支持左派青年占领华尔街的行为。

代表左倾的一个词汇,叫政治正确(political correctness,简称PC),比如撤掉雕像、LGBT运动、“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

追求平等的政治正确固然没有错,但是为了追求政治正确的全面实现而上纲上线,甚至以破坏自由、民主、法制与和平的核心价值为代价,那就值得所有人警惕了。

社会意识形态一旦发生极端化和纯粹化的倾向,就必然会走向危险的境地。

历史上所有的极端主义者都有一个共通的毛病:他们不懂得现实与理想的差别,忽略客观环境、历史条件与人性差异,总以为可以通过人力打造出一个纯净的完美社会。

不论他们要实现的是共产主义的平等,还是伊斯兰教的真主之光普照大地,还是白人至上的血液纯洁,最终都会面临失败的结局。

极端主义者拒绝对话,不相信“和而不同”和“多元化”的理念,他们只相信“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霸权思想。

当他们达不成目的、濒临绝望的时候,会毫不吝惜使用暴力,或开车撞人,或飞机幢楼,或暗杀民主选举的合法总统。

当任何人跨出这一步,他就不再是左派或右派,而是属于极端主义分子行列了。

美国右派中的极端分子和极端派别的伊斯兰教徒,比左派更先一步走向暴力。

而左派中的极端分子,还没有露出庐山真面目,但是某些左派的民粹主义行为,已经导致了对公民自由的侵犯和道德绑架,正在刺激右派走出更多的极端分子。

撤掉雕像只是左派将政治正确付诸实践的案例之一。

有些左派会随意殴打和侵犯戴着支持特朗普红帽子的人,这种红卫兵症甚至传染到了加拿大的校园。在美国大选期间,戴红帽子的学生在多伦多大学校园食堂吃饭的自由,居然都被一些左派分子剥夺。

还有学校为了种族平等,给学习成绩不够的黑人学生名额,学习成绩好的华人子女反而上不了,造成不公平的现象,难怪有许多华人在大选时支持特朗普。

再比如不少媒体开始进行自我审查。最近一名体育解说员被ESPN电视台撤换,只因为他与罗伯特・李重名。有些观众表达了不满说:看个体育节目谁会联想到100多年前的历史人物?

还有,就在本月26日,美国老牌剧院奥芬剧院(Orpheum Theatre)重映《乱世佳人》被大量投诉,当地居民认为影片“不够敏感”(insensitive),最终被迫停播。

“insensitive”这个形容词用得真好。说得更直白一点,就是政治不够正确,因为影片中主奴关系过于良好,有美化蓄奴制的嫌疑。

对这样理直气壮的扣帽子做法,上了年纪的中国人会感到似曾相识。

以上这几个案例只是冰山一角。

是的,极少数的右派极端主义者会有暴力的行为,危害社会安全;可是某些左派上纲上线的做法,难道不是另一种侵犯自由与人权的软暴力吗?

不论媒体如何渲染纳粹和白人至上等少数团体,他们都不成气候。因为暴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极少数人的暴力行径,不可能得到全社会的认可。

从这次特朗普只是谴责暴力对象不够明确,就被媒体骂得狗血淋头来看,极右势力在美国根本没有土壤。

比起极右,更令我担心的反而是左派的冒进。

左派的步伐越大,越会激起中间派的反感和右派的反弹。“政治最不正确”的奇葩奸商特朗普当选总统,正是美国人对左派不满而饥不择食的结果。

难道左派人士不应该好好反思一下吗?

现如今,左派不应该费工夫去攻击他们认为“不够左”的人,而是应该动用自己的智慧,去给美国民主体制疗伤,寻找改革的突破口,让美国的民主更有活力,更符合新的时代要求。

事实已经证明或正在证明,无论是占领华尔街,还是撤走李将军雕像,都不可能根本解决问题。

美国以商业立国,不会拘泥于意识形态,一定会找到新的发展路径,而这需要左派、中间派与右派三者,或民主党与共和党的共同努力。

任何一方想消灭另一方,一家独大,都不可能成功。在无尽无休的意识形态争斗中,最大的失败者必然是美国的中产阶级及底层人民。

公子沈
作者微信号:gongzishen2016
2017年8月30日
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公子犯堂(id:gongzifantang)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