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让许知远采访马东的?你站出来我保证不打你

当我看到腾讯访谈节目《十三邀》最新一期是采访马东,我就知道这篇访谈终究会火。

许知远和马东,一个是忧国忧民的首席公知,一个是娱乐化谈话类节目大咖,两人的对话一定颇具话题性。

许知远背后的团队在试图寻找这种碰撞,比如让许知远去采访二次元少女。可惜,结果不是精彩,而是大写的尴尬。

他们一直在选择采访对象上下功夫,比如选贾樟柯,选罗振宇,选马东。都是自由派知识分子,却干着不同的营生,既有共同的价值观基础,又有不同的人生选择。

我没有料到,马东的节目播出后,许知远几乎成了人民公敌,一夜之间冒出了无数的”许黑“,《十三邀》也从小众精英访谈节目一下子吸引到了一群附庸风雅的都市白领们。

其中居心叵测的观众,有意去恶补之前的节目,然后通过消费许知远,来吸引脑残粉。

比如,某情感公众号就借机挖出来去年许知远与女演员俞飞鸿的对谈内容,上纲上线地把许知远描绘成恶心的直男癌中年大叔,轻松获得10万+。

许知远又不是情感作家,我对他的爱情观和两性观丝毫不感兴趣。每个人都有自己独特的情感经历和对待异性的态度,毕竟爱情是两个人的事,与他人无关。

你不喜欢直男癌,那就别跟直男癌谈恋爱,根本没必要以己度人,充当世界警察或爱情纪委,从几个提问里就发掘出什么恶意和变态,然后痛骂一顿,圣母婊光环上身。

俞飞鸿都没说什么,你们算哪根葱?这叫做皇帝不急太监急。

这就是为什么我讨厌那些整天意淫、整天自作多情的情感公众号。

回到正题。

通过观看马东、罗振宇或俞飞鸿的谈话节目,就认定了许知远out的观众,都是没有水平和没有见识之徒。

对于许知远、马东、罗振宇这些做知识节目的自由派知识分子,如果你用一种客观的角度与平和的态度去分析他们的人格和心理,你会发现他们在本质上没有太大的差异,像是他们获取知识的渠道、思考问题的方法、包括最基本的普世价值观,他们都会出奇的一致。

他们所有的差异也好,争论也罢,其实都是建立在一个扎实的基础之上。

对于这些“基础”,他们心有灵犀,根本不会在节目上去讲,因为他们认为那些已经成为不需要争论的常识,但是低水平的人一辈子都搞不懂。

打个比方,他们就像两个建筑师,在争论一栋大楼建好后外墙该涂什么颜色。不了解情况的局外人,以为他们两个人意见不同、互相鄙视,殊不知这两个人对于大楼的选址、预算、结构、层数等重要问题早都达成了一致,同时他们在材料力学、结构力学、工程力学等方面的知识结构都一样的深厚。

只有无知的观众,才会从他们的争论中,以为看出了什么巨大的分歧。

比如有些人就在网文里写:“粗鄙的马东比精致的许知远牛逼”、“马东啪啪打脸许知远”、“马东数次敏捷地怼回许知远提问中的漏洞”等等等等。

一看这种语言,你就知道,他们并没有看懂双方的对话,也根本不了解双方的内心。

正如《奇葩说》的邱晨在朋友圈发文说:“马东和许知远,本质上是高度相似的”。马东也在节目中对许知远表态说:“本质上咱俩是一样的,就你表现成为愤怒,我表现成为悲凉”。

本质一样的人,有什么打脸对方的?有什么讽刺对方的?有什么比对方牛逼不牛逼的?他们是同一类人,他们对世态炎凉有着极为一致的观察,只不过选择了不同的对待方式而已。

那么为什么这期节目会令人产生误解?因为他们俩根本不搭界。

让许知远去采访马东,就像让诺姆·乔姆斯基(Noam Chomsky)去采访艾伦·德詹尼丝(Ellen Degeneres)一样,不太靠谱。

他们是同一个大世界的人,各自选择混迹在不同的小世界里。马东选择了放下身段,融入年轻人的小世界,而许知远根深蒂固的士大夫文人情节不允许他这么做。

许知远属于马东所说的中国5%的精英,他们需要许知远;而另外95%的非精英人群里的一部分,特别是生长在娱乐反智时代的90后、00后,需要马东这样的人。

许知远像一辆散发历史人文气息的经典老爷车,缓慢地行驶在平坦的柏油路上,似乎在嘲笑着旁边飞驰而过的那些外观酷炫但实际上材质低劣的新款跑车。

我特别理解许知远内心对“挽歌”的陶醉,只不过我比他年轻,知道沉醉在挽歌中,“未来只有夕阳红”,我不甘心。

当然,这不代表我会爱上跑车生活,也不代表我会放弃对老爷车的崇敬。

马东和罗振宇也都属于不甘心的人。他们不甘心只沉醉在老爷车里,而放弃驾驶新款跑车飞奔的体验。他们知道什么是庸俗,什么是虚无,但是好奇心和功利心在驱使他们融入其中,努力做到了“心随精英,口随大众”。

马东说自己“不自恋”,这是一句调侃的话,他并不是像无知吃瓜群众以为的那样,在骂许知远自恋。马东心里清楚,许知远不是自恋,他是选择活在另一个世界里,因为他给他自己设定了不同的人生使命。

我相信许知远并没有以公知的姿态居高临下,也没有像某些观众所说的“用上帝的口吻悲悯我们”,否则他不会坐在采访对象的对面。

什么叫做真正的居高临下?真正的居高临下是根本不屑于搭理你。

许知远不是不理解这一切,也不是不接受这一切,而是他从内心深处一直想改变这个残酷的现实世界。

他也许有一点没搞明白,历史的进程并不以当世的思想家或公共知识分子的选择甚至努力而改变。我想对许知远说,你越看似努力,越给人感觉自恋和自以为是。

你所看不惯或者不理解的那些人,都明白这个道理。

当你意识到自己处在另外的小世界会局限多多、矛盾重重,但你不是捶胸顿足、怒其不争,而是坚持自己的道路,“知其不可为而为之”,那才算是伟大的理想主义者。

许知远“带着偏见出发”,去访问大环境下的人生百态,最后在受了一圈打击之后,还是应该迷途知返,回到自己的象牙塔里来,去完成一个理想主义者该完成的使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是在某种程度上自取其辱。

 

公子沈

作者微信号:gongzishen2016

2017年9月5日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公子犯堂(id:gongzifantang)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